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震痛隨筆 > 第0781章【步入正軌】 噩夢結束
    張萍安慰沃琳:“你別生氣,他不過是發神經了。”

    沃琳反過來勸張萍:“你以后不要總是支使任大哥給我做這個做那個了,他喜歡的是你,沒義務為我服務。”

    張萍不以為然:“他要真喜歡我,就得接受我的一切,也包括我對你的好。”

    沃琳問張萍:“如果當初我也強迫韓霆和我一樣對你好,你說他會不會和你更加互相看不對眼?”

    張萍沉默,片刻后,張萍嘆氣:“其實,我就是想試探他能忍受我的底線能到哪里,我幾乎把我的全部真實性情都擺給他看了,他卻一直都一副莫測高深的樣子,我覺得越來越不了解他了。”

    沃琳建議:“既然你的真性情都已經擺給他看了,那就把你對他的感覺和想法直接和他明說呀,試探不見得是好的辦法。

    “他已經看到你的全部真性情,還對你這么耐心,為你做飯,聽你支使,這表明他還留戀你和他的過往,已經習慣了你的存在,不過是他的一個托詞而已,其實就是想留在你身邊。

    “如果你也真心想努力一把和他重新來過,就不要一再試探他,等他對你的熱情被你的試探消耗光,你們倆可就真沒有可能了。”

    張萍反駁:“你大道理對我說起來一套一套的,那你自己呢,你不也舍不得韓霆嗎,否則你也不會因分手大病一場,那你為什么不和韓霆說清楚你的感覺和想法,努力一把挽回他呢?”

    沃琳對張萍的胡攪蠻纏有些無奈:“你向來都很理智的,今天是怎么了,該不會是瓤子被人換掉了吧,現在和我說話的這個人,到底還是不是張萍本人呀?”

    她已經跟張萍談論過和韓霆分手的原因,張萍也理解,可張萍此時還把她拉出來對比,明擺著是在逃避。

    張萍瞪眼:“不是我是誰,這天底下誰還能毫無功利之心的真心對你這么好?”

    沃琳哭笑不得地捂住自己的眼睛:“我知道你眼睛大行了吧,你可別再瞪了,我怕了你了,你再瞪眼,我怕我一會兒睡著夢里全是你那一雙虎虎生威的大眼睛。”

    “呵呵,”張萍被沃琳的裝腔作勢逗樂,“好了,我這就去和任志宏談心,就不在這里討你的嫌了。”

    然后又是一通威脅恐嚇沃琳,說是如果沃琳再以拔苗助長的方式養身體,她就和沃琳絕交之類的話,得到沃琳絕不再亂跑的保證,張萍這才心滿意足而去。

    沃琳起身關上門,然后躺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

    “你年齡也不小了,有韓主任這樣的鉆石王老五握在手上,別的女人都會抓緊時間趕緊結婚,先占住這個人再說……”

    “你不過是個做維修的,連護士都不是,以你的條件……”

    任志宏的話在沃琳的腦海里一遍遍回響,任志宏說這番話時臉上帶著的不屑神情,在她腦海中反復回放,原來,在別人眼里,她相比于韓霆,不過是癩蛤蟆仰望白天鵝而已。

    唉,不知這只白天鵝現在怎么樣了,多年沒生過病的他,這一病非同小可,自己今天都已經上班了,卻還沒聽到他這個鐵人的消息,沃琳雙手捂住自己的臉,側身縮做一團。

    韓霆,分手是我提出來的,可選擇其實是你自己做出來的,如果你連這個后果都承受不住的話,我……

    我什么呢,沃琳阻止自己往下想,也不敢往下想。

    之前的精神亢奮,造成此時身體的極度疲憊,她的意識漸漸模糊,捂著臉的手也慢慢從臉上滑落,身體緩緩放松,沉沉進入夢鄉。

    這一夜,沃琳睡得很不安穩,做了很多夢,各種場景不停轉換穿插。

    向來睡覺安穩的她,這一晚不停翻身,嘴里說著聽不真切的囈語,時而微笑,時而擰眉,時而喘息。

    但自始至終,她沒有落一滴眼淚,即使已經發出抽噎聲,可又很快抑制住,也許是接下來又被其他夢境促使,她的欲哭的神情又被其他神情代替。

    唉,韓霆在心里深嘆一聲,拉開被沃琳踢到床腳的毛巾被,輕輕給沃琳蓋上。

    他來到沃琳宿舍前時,從門上的副窗看到沃琳宿舍的燈是開著的,可宿舍里靜得一點聲音都沒有,按照他對沃琳的了解,他斷定沃琳是沒有關燈就已經睡了。

    在沃琳宿舍門前駐足片刻,他輕輕走向自己宿舍。

    可是還沒走兩步,他聽到沃琳壓抑著的抽泣聲,心中一緊,他下意識掏出鑰匙打開了沃琳宿舍。

    進門,看到的是沃琳在床上正在翻轉扭曲的樣子,可見沃琳睡得不安穩。

    他輕輕關上門,然后就這樣靜靜站在床前,一站就是幾個小時,看著沃琳在噩夢中的各種神態。

    他心里說不上是什么滋味。

    他剛和沃琳在一起時,沃琳睡覺非常警醒,只要稍有一點聲音,沃琳當時哪怕睡得很熟,也會立即醒來,瞪著一雙警惕的大眼睛。

    那時他以為沃琳有密閉空間恐懼癥,覺得苦惱,他是她的男朋友,她竟然對他的警惕性那么高,這樣會失去很多男女朋友間的樂趣。

    他耐心引導,她的密閉空間恐懼癥漸漸好轉,她睡著時,他進出她的宿舍,她雖依然會醒,但神情會越來越多的帶著初醒時的迷糊。

    時至今日,她的密閉空間恐懼癥已完全好轉,就如此時,他進她的宿舍呆了這么久,她卻毫無知覺,這對他來說,是可喜可賀的事。

    可是,他卻沒什么可高興的,只覺心里空落落的。

    因為,在他還在猶豫著是以自己的藍圖去改造她,還是為避免她成長為他討厭的樣子之前放棄她時,敏感的她已經先一步做出決定,讓他的猶豫戛然而止。

    他以為自己已經夠心狠,可他從來沒有想過她會比他還狠,對他們的感情說放棄就放棄,根本連說話的機會都不給他。

    韓霆從鑰匙串上拆下沃琳宿舍門的鑰匙,輕輕放在桌上,凝視了噩夢中的沃琳片刻后,輕輕走出宿舍門,從外面把門關上。

    站在走廊窗戶前,韓霆感覺自己的身體輕得像路面上方被風吹得飄蕩起來的紙片和塑料袋,輕飄飄沒有絲毫分量,卻始終飛不高,更不知會被風送向何方。

    天色漸漸發亮,身后沃琳宿舍中,噩夢中的沃琳也漸漸沒有了聲息。

    噩夢結束,她應該是快醒了,韓霆走向自己宿舍。

    簡單收拾了一下,韓霆提著行李箱快步離開,路過沃琳宿舍時沒有絲毫停留。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