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托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 第五百三十五章 這實在是太鈣了
    這種便叫做流浪武將了吧?”白浪自個兒想道,算是帶了初始數百兵的流浪武將,“就是不曉得登用難度是多少。”按照游戲里名聲高的流浪武將,整天都會遇見來登用的家伙,不過白浪這里也就是一個曹操天天派人來,而劉備在知道白浪下落之后派來的人卻不多,他手下本來就缺人。

    本來白浪還想著去扛一波袁紹對青州的侵襲,然而現在也就作罷了。相比孔北海跟田楷的話,好像袁本初治政也不差,手下也是兵多將廣,文人吏士也更多呢。白浪這種斗將恐怕去掉超凡的武力,就連河北四庭柱都混不進去。“游俠兒,要什么多余的東西!”白浪一個人坐在成武城他的官邸大堂門口,喝酒看月亮不曉得多快活。

    反正也就是回到了過去那種吃飽喝足練武功,練了武功去睡覺,自由自在的生活而已。他手下的這幫兵卒也跟他差不多,修行戰技也都是出于自發而且熱情很高,因為白浪真的會指點他們,而這些人也是有自己追求的。哪怕不是追求出人頭地,至少也是追求個人的武藝能夠更進一步。

    因此白浪這種作風,也是挺能收攏這幫人的愛戴的。他們本就是更自由的游俠兒,這樣的風格才是他們最習慣最喜歡的。白浪練武的重點并沒有放在彌補他有所不足的馬戰上,“練個十年二十年還能超過呂布么?哪怕只差一籌,那也是不可彌補的天地之差。”呂布的武功那幾乎是天授,尤其是他的馬戰能力更是如此。

    白浪寧可加強自己所習慣的步戰也不會將時間浪費在馬戰上,再說了他的馬戰只是不如呂布,比之曹營諸將來說可也是并不差的。而他的這匹青雉馬神俊恐怕不在曹操軍中那幾個大將以及曹操自己的愛馬之下,說起來曹操的那匹馬雖然個子不大但是非常勻稱,腿相當長所以曹操騎在上面也顯得挺合適。

    “否則可不就變成了身長腳短的笑話了么。”白浪想著一米六五的曹操,還有他部下那沒有一個低于一米八的大將們......反差劇烈啊。然后白浪又想起了他見到過的女性,大漢的女子若是百姓的話一米五一米六的是普遍,但是地方豪強或者武將以及世家的女子身高很有不少是在一米七以上的......曹公好的人妻基本上就在這個范疇。

    其實白浪也好這種的人妻啊.......可憐他到現在都沒能表露出來,為啥就沒人給他說親呢?不是沒人給他說親過,不過幾乎都是沒胸沒屁股的小丫頭片子,被白浪堅決地拒絕了。順便說一句,蔡琰這個小寡婦其實也有一米七,身材在白浪的銳利眼眸判斷下也不錯,就是這個臉太普通,氣質又不能當飯吃。

    而且找蔡琰有違白浪本人的道德規范,那已經幾乎是乘人之危了。白浪秉性高潔是不干那話兒的,何況他記得張繡有個嫂子還是叔母什么的,反正是讓曹公也心動不已結果害死了長子跟典韋,一想起那句著名的臺詞,白浪自己也有點兒心癢癢的。然而張繡此時還在關中呢,好像他叔叔也還沒死?白浪不好跑過去說你把叔母給我怎么樣。

    說起來白浪也沒見過貂蟬啊好像,好多人妻他都沒見過,游俠兒的生涯之不上臺面可見一斑。這世間的猛將他見了不少,應該說能見的基本上都見到了,但是美人......算了吧游俠兒沒有這個機會的。何況他還是游俠兒之中的霸主,攪屎棍級別的游俠兒,白浪相信只要他一說曹操一定送女人,而且以老曹的審美多半送來的女人也很合乎白浪心意,問題是白浪不想收曹操的女人。

    這人情債欠太多的話,那可不好還哪。老曹可以算得上雄才,但是同時也是雄猜,現在打天下還好,以后勢力上去了可不算什么好領導。何況白浪游俠兒習氣根本不適合這種上下分明的調調,白浪思維繼續發散,想到了曹操的兒子曹丕,這人的猜忌之心更加夸張,而且比他老子刻薄多了。

    呂布的消息也有,這貨做人太失敗,就連袁紹聽說曹操與呂布爭鋒,也派了幾萬人來協助曹操,斷絕了呂布投奔袁紹的打算,或許上一次的投奔真的給袁紹留下了太過于惡劣的印象。所以呂布轉頭往徐州去了,“這下大耳要倒霉,得去幫他個忙。我怎么就跟呂布糾纏不清了呢。”

    白浪直接拉起自己的兵卒,乘夜離開。他要是不這么做的話,曹操怕是能從兗州飛到這里來拖住他。白浪馬快,奔馳一夜之后已經遠遠離開了城,在野外曹操可沒本事盯住他們這二百多人的騎兵。“一戰二戰三戰現在看來是要四戰么?這呂布搞成這個樣子,恐怕也是給自己的棺材板上釘上最后一根釘子。”

    本來若是那呂布老實點而且張飛不發暴脾氣,搞不好這飛將還真的可以在老劉這里終老,奈何呂布確實是輕狡反復見利忘義,這種人改不了的。“只是可惜了一身的武功。”白浪嘆息道。白浪這一次還是被曹操攔住了,這曹公也是牛人,身上衣冠不整地就帶著人來了攔在白浪面前。

    白浪嘆息一聲,“孟德何以如此啊,算了算了,如今看來去你的兗州住段日子吧。”大家都是聰明人,當然曉得曹操要說啥。白浪面皮薄,弄得尷尬就不太好。于是曹操大喜,挽著白浪的手便要走。“這實在是太鈣了.....這個時代的人就喜歡這個調調,沒救了。”

    也不好將老曹的手甩開,于是白浪強忍著上了馬,帶著騎兵以及老曹身后笑嘻嘻的曹家諸將往濮陽去了。老曹剛剛將兗州的州治再度改回了濮陽......白浪剛剛進城,馬上就是一擔金銀,然后曹操親自帶著他來到了一處宅邸,這地方可是大得緊哪,還有好多侍女仆從什么的,看著老曹擠眉弄眼的樣子,白浪也只能說,“下不為例,下不為例啊,孟德公。”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