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萌妻難追:總裁爹地太難纏 > 第830章 你有心事
    錦色工作室。

    秦溪看還剩下兩周的時間,就是F國珠寶秀了,感覺時間上有點緊張。

    雖然她參加過很多次比賽了,但是參與這種純靠口碑和人脈的活動還是第一次。

    出席的都是各界名流,而且很大部分都是收藏家和珠寶大師,這些人看珠寶的角度跟普通人不一樣,所以會更挑剔,要求也會更高。

    如果自己能拿下,那她就能突破自己,讓自己的技藝更上一層樓。

    處理完了最后兩個訂單,她才叫來了馮笑,讓她把這兩張設計稿送到合作方公司。

    等馮笑走后,她看時間也差不多了,該去接小寶了。

    結果走的時候,不小心扯破了袖口,她立刻去休息室拿出備用的衣服換上。

    等穿戴好下樓,已經過去了十分鐘。

    她急匆匆把包從鎖住的柜子里取出,準備鎖門走人。

    正要出門時,余光注意到會客間坐了人,立刻嚇了一跳。

    手里的鑰匙也咣當一聲落在地上。

    那邊的人聽聞動靜,立刻看了過來,見她一臉的目瞪口呆,輕輕放下書,“嚇到你了?”

    沉冷的聲音里流淌著暖暖的溫柔。

    聽聞他的聲音,秦溪緊繃的心弦立刻松緩下來。

    等他走到自己身前,她才輕聲嗔怪,“你什么時候來的?怎么也沒提前跟我說一聲?”

    傅靳城黑眸融融,“處理完了事就來找你,到的時候馮笑說你還在忙便坐在這里等你。沒想到,你卻一直沒發現我。”

    平靜的聲線下壓著淡淡的委屈,秦溪聽了便忍不住笑。

    “那你是專門來接我的?”

    “難道還不夠明顯?”

    她立刻挽住他,“那我們走吧,不然晚了小寶要生氣的。”

    “不急,我在這里等你那么久,你還沒補償我。”

    “你想……”

    氣息貼近。

    一吻封唇。

    秦溪想淺嘗輒止,但是傅靳城卻沉迷到了她的呼吸下。

    一手扣緊她的腰,一手按住他的后腦勺,用著想要把她按進骨血的力道,深深地吻著她。

    這種吻太強烈,太霸道,秦溪撐了沒一會兒就渾身發軟。

    她伸手推了推他,示意他停下來了。

    傅靳城卻沒停。

    等到身體開始發熱,他才堪堪停下。

    他用雙手捧住了秦溪的頭,發現她的眼睛起了一層水光,整個人看起來十分懵懂無害,心頭一動,有些念頭開始作祟。

    正欲再吻,秦溪已經推開了他,并后退了幾步,拉開了距離。

    “還、還是先去接小寶吧。”

    再這樣下去,他們真的要遲到了。

    傅靳城深深吸了一口氣,勉強克制住自己的沖動,啞聲答:“好。”

    秦溪聽聞他聲音低啞,又想起那個吻,突然問道:“傅靳城,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傅靳城黑眸微動,五官卻依舊冷峻,“怎么這么問?”

    秦溪走近他,立刻縮短了剛拉開的距離。

    “我感覺你有心事。”

    傅靳城深深看著她。

    秦溪抬頭,望著他眼中的小小自己,更篤定他有事了。

    “要是有事,別瞞著我,我可以幫你分擔的。”

    不管是什么。

    看到她眼底的疼惜與擔憂,傅靳城心底的那處冰冷立刻融化。

    “你說,我要帶小寶去看看她嗎?”

    秦溪詫異地抬頭,那個她是指他母親嗎?

    南城XX醫院。

    傅靳城和秦溪抱著小寶走在走廊上,小寶很少來醫院,從踏進醫院開始,那雙小胳膊就緊緊圈住了秦溪。

    那雙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四周,注意到有護士正在收拾針管,他立刻將小臉埋到秦溪的肩窩,緊張得渾身都緊繃了。

    秦溪察覺了,立刻出聲安撫他,“寶貝別怕,爹地和媽咪帶你來這里,是來看望病人的。”

    小寶的小身板這才稍微緩和了些,卻還是緊張。

    走到五樓的VIP病房門口,秦溪見傅靳城停下了腳步,知道這里面的就是傅母了。

    想起上次小寶見到傅母的樣子,她有些不敢進去。

    “你先進去,我和小寶現在門口等一會兒,可以嗎?”

    傅靳城的視線不曾落在病房里面,聽聞秦溪的話后,那雙黑眸反復在陰沉與暴戾間徘徊,最后才落定,在眼底形成了一層更深的晦暗。

    “好。”

    傅靳城推門進去,秦溪抱著小寶微微側身,通過小窗戶看里面的情形。

    在來之前,她就在想傅靳城為什么會主動來這里,難道是傅母病重?

    可剛進去的傅靳城正好擋住了她的視線,所以她不知道里面的傅母到底是什么情況。

    心里的疑惑更重。

    小寶對里面的情況一點都不好奇,一雙大眼睛警惕地看著四周,像是怕會護士會突然從角落里竄出來給他打針一樣。

    秦溪好一通安撫,他的小臉才緩和下來。

    “媽咪,里面是誰?”

    這個問題,不好回答。

    秦溪想了很多種敷衍過去的辦法,但她最終還是沒敷衍,決定告訴他。

    “里面是一位生了重病的老奶奶,因為她曾經做過害人的事,所以老天讓她生了很重的病來懲罰她。小寶想進去看望她嗎?”

    小寶的神情立刻變得很嚴肅,他雖然不清楚重病是什么樣子,但他知道懲罰是什么。

    老師說,只要犯錯會改就是好孩子。

    他是好孩子,所以他點頭了。

    見他答應,秦溪的神情既是意外,又是欣慰。

    但心里還是不安定,于是又試探地問了一句,“那如果是傷害過寶貝的人呢?”

    小寶的大眼睛猛地頓住,像是想起了什么,將視線投到了病房里面。

    秦溪正要說話,就見病房門被打開,傅靳城一臉陰郁地走了出來。

    小寶正好通過他與門縫的空隙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人臉,小臉猛地變白,圈住秦溪的脖子立刻收緊,呼吸聲也亂了。

    偏偏他還紅了眼,用著輕顫的聲音問秦溪,“媽咪……小寶如果……不想進……去……就不是……乖寶寶了……”

    秦溪的心被狠狠一揪,立刻抱緊了他,一邊安撫他,一邊柔聲道:“不會,寶貝是媽咪的乖寶寶,是媽咪最愛的寶貝。不想進去我們就不進去,媽咪這就帶你走。”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