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宿主她畫風清奇 > 第七十二章:二周目(15)
    很快便過去了一個月,倆人住一起也近三周了。

    那次談話之后,她有些害怕班主任會叫家長,那樣就會很麻煩,可班主任卻像是從未知道這件事一般。

    只是在林沐晚分心看余竹溪時給她嚴厲的眼神,余竹溪似乎要發現了這一點,就極少在課堂上與她互動。

    可一下課,就拉著她親昵,嚇得林沐晚神經緊繃,小祖宗還覺得是林沐晚不專心,有時候冷著一張小臉。

    林沐晚還要反過來哄他。

    心力交瘁。

    上有班主任盯著下有小祖宗。

    她太難了。

    日子就這樣風平浪靜,一天下課,林沐晚桌子前,突然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林沐晚,我們聊聊。”夏盈盈站在她前面,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你想和我聊什么?”林沐晚抬起頭,興味的看著她:“我不覺得我們有什么可以聊的。”

    “你確定要在這里?”夏盈盈不惱,只是格外的有底氣。

    “是關于你和余竹溪的。”

    兩人站在天臺,林沐晚眼神沉沉:“你要說什么。”

    夏盈盈勾起一抹諷刺的笑:“你和余竹溪是在談戀愛嗎?”

    “關你屁事。”

    她一哽,“你不怕我告訴老師?”

    “管我屁事,你要告訴去說吧”

    眼前的少女一副無所謂的表情,讓原本想看著她驚慌失措的夏盈盈咬咬牙。

    怒火沖上了頭腦。

    “你會后悔的。”

    拋下這句話,夏盈盈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

    林沐晚其實并沒有放在心上,她只覺得夏盈盈不能搞出什么大動作。

    她錯的徹底。

    林沐晚見到了他爺爺。

    那是一個傍晚,太陽明艷,天邊一片紅彤彤的火燒云,看著好看又帶著一股莫名的壓迫感。

    兩人剛出校門,就看到前頭余竹溪的身影愣住了,隨著他的目光望去。

    馬路邊,停著輛黑色車子,一位穿著西裝的老人,坐在車子里,看見他們出來,搖下了車窗,靜靜的看著他們。

    面容依稀可見年輕時的風采,沒有劉海,露出來飽滿光潔的額頭,還有和余竹溪一模一樣的眼型。

    只是那雙眼中卻帶著難以言喻的滄桑,眼角細紋暴露了他的年齡。

    但平心而論,還是很帥。

    和余竹溪有五成像。

    見余竹溪的反應,林沐晚心下了然。

    旁邊站著的西服男人走上去對余竹溪鞠了一躬:“少爺,老爺想和你聊聊。”

    余竹溪避開來,眉頭緊縮,看也不看兩人,徑直走開了。

    “竹溪。”老人開口,語氣平靜:“我想和你說說話。”

    “打電話也不接,找你門也不開。”

    “你是想不要我這個爺爺了嗎。”

    余竹溪頓了頓,“不是我不要你,是你先不要我。”

    “別說反了。”

    “爺爺。”

    說我少年頭也不回的走開了,背影孤寂卻挺直著脊梁。

    老人嘆了口氣,看見了站在一旁的林沐晚:“你就是竹溪的女朋友吧。”

    他不著痕跡的打量了一下少女,面容清麗,眼神平靜,就靜靜的站著任他看。

    冷靜的不像她這個年紀的孩子。

    “是的,”小姑娘回答:“我現在在照顧他,他現在很好,請問您有什么事情嗎?”

    不等他回答,小姑娘便往前走了幾步:“我不知道你們到底發生了什么,可是在我才遇見他的時候,他非常不好。”

    “我好不容易,才把他養胖的。”

    林沐晚嘆了口氣,語氣滄桑。

    “如果您出現會讓他不開心,那我希望您以后不要再來打擾他。”

    “畢竟,他也是我的心頭寶,我只想讓他快樂。”

    回到家里,林沐晚就當作什么都沒有發生,反倒是余竹溪,一直偷偷看她的神色。

    夜一點點深了,林沐晚放下手里的書,溫和的對著一旁打著瞌睡還倔強陪在她身邊的余竹溪說道:“好了,你快回去睡覺吧,我也要睡了。”

    少年乖乖點頭,抱著他最喜歡的抱枕,進了房間。

    沒過一會他又出來,坐在她旁邊。

    “你沒什么想問我的嗎?”林沐晚嘆了口氣,對著他伸出雙臂:“過來。”

    少年安靜的窩在她的頸窩,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氣。

    “我父母是商業聯姻,根本沒有感情,結婚之后也各玩各的。”

    “我是小姨帶大的,她對我很好,真的很好。”

    “余荼是小姨的兒子,他父親出軌之后,小姨就得了抑郁癥。”

    “可她隱藏的太深了,整天笑著,沒人發覺。”

    “她死在了我的眼前。”

    “我沒能救她,余荼就恨上了我。”

    “是我的錯。”

    林沐晚抬起余竹溪的頭,少年眼神空洞,黑沉沉的,像是墮入了無邊深淵。

    林沐晚用力的抱著他,只覺得心里的水要溢出眼眶。

    “你沒有錯。”

    她只能反復說這一句話,手用力的抱緊他,希望能給他一點溫暖。

    “我爺爺,在余荼的要求下,讓我搬出來,不能回去大宅,我父母沒有任何動作。”

    “任由我被趕走。”

    “我害怕,沐晚,我怕。”

    林沐晚落下了淚,她除了緊緊抱住他,不知道還能怎么辦。

    反倒是余竹溪開始安慰她:“哭什么,眼睛哭腫了怎么辦。”

    少年帶著哽咽,溫柔的捧起她的臉:“林沐晚,你不知道我多么感謝你在我身邊。”

    “要是沒有你,我不知道自己會是什么樣子。”

    就像他父親過生日那天。

    他徹底明白。

    他從來都沒有在這個家擁有什么,他什么都沒有。

    從他小姨去世那一刻,從他那個表弟出生那一刻,屬于他的獨一無二的愛,就再也沒有了。

    他不是不可替代的。

    沒有誰會無條件的把所有愛傾注在他身上。

    他好希望有一個人,好想有一個人,全心全意看著他,全心全意對他好。信任他,期待他,陪伴他。

    余竹溪背對著大門,身上黑色的衣服淋濕的嘀嗒滴水,他頭也不回的走進雨里,想要把那些謾罵留在身后,他好想去找一個地方歇一會兒,但是他也不知道要歇到哪里去,只能就一直走,漫無目的。

    雨越下越大,他終于覺得有些累了,旁邊有個臺階,他坐了下去,黑色的眼睛在濕透的劉海間隙里,看見大雨里車來車往。

    里面的都有人開車接著自己回家,可是沒有任何人接他。

    他是一個人,從來都是。

    可他不想,他不想一個人。

    他發給了林沐晚,那個明媚的笑著,說他是她人生中最好的事情的姑娘,仿佛是他唯一的希望。

    “你能來陪陪我嗎?”

    然而對方沒有回復,他內心一點一點涼了下去。

    他突然想,如果自己是林沐晚,她會給他送傘嗎?

    不會的吧?

    她說過,她要為他遮風擋雨,她要打倒所有欺負他的人,要保護他,要給他最美好的少年回憶。

    可是自己做了什么呢?

    余竹溪覺得有點冷,他坐在臺階上,抱住自己,覺得眼眶有點熱。

    也就是這個時候,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林沐晚的名字出現在電話上。

    他接過電話,就聽見林沐晚在里面有些困的聲音。

    “竹溪,怎么了?我剛才睡著了。”少女沙啞的聲音讓整個夜晚都溫暖起來,她那邊聽著有被子的摩擦聲,溫馨至極。

    余竹溪抬眼看烏黑的天際,捧著這唯一的溫暖,沙啞著聲音:“還沒睡啊?”

    “嗯。”林沐晚坐起身,輕輕應了一聲。

    她說謊了。

    她又做了噩夢。

    但是沒必要和他說。

    少女這樣想。

    “這么晚了啊……”余竹溪抬起頭,手拂過臉頰。

    “是啊,”林沐晚打了個哈欠:“這么大的雨,又這么晚了,你怎么還沒睡?你那邊聽著雨聲怎么那么大,你不會在外面吧?”

    她聲音焦急起來。

    聽著那邊翻身下床的聲音,余竹溪沒有說話,他覺得眼里有了熱意。

    林沐晚察覺到不對勁,皺眉連聲問他,“余竹溪,你怎么了?”

    “余竹溪,你說話啊!”

    “林沐晚……”余竹溪終于開口,只是一出聲,就帶了哭腔,他將頭埋在自己膝蓋里,小聲開口:“別放棄我好不好,我知道我很任性,性格也不好,可我只有你了,林沐晚,林沐晚,林沐晚……”

    林沐晚愣住了,余竹溪終于哭出聲來,他輕輕抽泣,語氣沙啞:“林沐晚,雨太大了,沒人給我送傘,我回不去家。”

    “林沐晚,我沒有家。”

    林沐晚看了一下外面的瓢潑大雨,她聽到余竹溪的哭聲,只覺得整個人心里都是顫抖的。

    她從來沒聽余竹溪這么哭過,她告訴自己,她回來意義,就是在這個時候,能給余竹溪一個依靠。

    她盡量讓自己聲音聽上去特別可靠,她一面穿衣服,一面拿傘,手抖的拿不住,安撫余竹溪:“你別怕,你在哪里,我來接你回家。”

    少年報了地址,鼻音濃重。

    林沐晚心都要碎了。

    你別怕,余竹溪,我來接你回家。林沐晚大半夜出門,剛剛出門,外面的風夾雜著豆大的雨點打在了臉上,寒風透過縫隙鉆進身體。

    裹緊衣服,她趕緊攔了一輛出租車,趕到余竹溪在的地方。

    余竹溪在的地方在郊區,她一路心急如焚,不時催促司機,趕到之后,林沐晚跑著開始大聲叫余竹溪:“余竹溪?余竹溪?”風吹的她頭發亂飛。

    叫了沒一會兒,林沐晚就看見有個人坐在臺階上,抱著自己,一句話都不說。

    雨打濕了他的衣服,他仿佛是僵化在那里,一動不動看著潑天大雨。

    林沐晚放輕了腳步,一步一步走過去,停在余竹溪面前,小心翼翼叫他:“余竹溪?”

    余竹溪慢慢抬起頭,靜靜看著她。他眼睛還腫著,不難看出剛經歷了一場痛苦,然而面上表情卻很平靜,似乎所有情緒都被藏了起來。

    少年通紅的眼眶在蒼白的臉上格外明顯,長長的睫毛也滴著水,順著精致的鎖骨打濕衣裳。

    他眼睛眨都不眨看著面前的小姑娘,她看著他,目光里全是疼惜,她似乎是怕不經意就傷害了他,于是動作做得小心翼翼。她朝他探出手來,小聲道:“余竹溪,跟我回家好不好?”余竹溪將目光移到她的手上,她的手很小,皮膚白皙,路燈下,像玉一樣泛著熒光,他握過好幾次,很溫暖,又柔軟,他靜靜看著,沒敢說話,總覺得這一刻好像是做夢一樣,眼睛一眨,夢就醒了。

    林沐晚看見余竹溪不動,就大著膽子往前,拉住了余竹溪的手。

    她打了個冷顫,少年的手像是一塊冰一般冰冷,她緊緊握住,試圖給他一點溫暖,手上的熱源源源不斷的傳來,余竹溪只覺得像一場夢。

    “你真的來了……”他喃喃道,像是從沒要到糖的小孩抱著糖罐子,不知所措又視如珍寶。

    那一天,他想過沖進雨里,任由車子把他撞到。

    可他還有一個人。

    一個永遠不會拋棄他的人。

    “我愛你,沐晚。”

    少年低語道。

    “任務攻略度:百分之百。

    宿主脫離世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