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替補甜妃 > 第一百二七章 威脅
    “愣著做什么?沒見姐姐受傷了?還不趕快來扶我!”虞姝萱坐臺階上試了兩次也沒能站起來,就對林小嫻吼道。

    林小嫻這才抬步走出昊天宮,招呼蒼蘭她們過來扶虞姝萱。

    蒼蘭等人心中一百個不樂意,可太弟妃都吩咐了,她們只好上前扶起虞姝萱。

    扶起來后,她們就看著林小嫻,這人該往哪兒扶啊?

    林小嫻說:“去西側殿粟玉廳吧。”

    西側殿并沒有粟玉廳,但林小嫻這么說,大家都懂了。

    粟玉大主祭和黍玉主祭去了神之秘地,一直沒回來,她們的房間卻一直留著。

    那兩套房間連在一起,把中間的隔門拉開,便可成為一套。又寬敞又大氣。是神侍宿舍中最好的了。

    這房間在二樓,才上了兩級臺階,虞姝萱就痛得冷汗直冒了。千凝只好背她上去。

    房間略顯簡陋。虞姝萱此時卻顧不上這些,直接撕開了裙腿,露出傷痕來。

    很深一道口子,隱約能見到淡金色的骨頭,但沒有鮮血流出,只有撕開的裙腿上略有些淡金色濕痕。應該是虞姝萱用秘法止了血。

    神侍們心里感嘆:原來仙人的血和骨頭都是淡金色的。

    林小嫻皺眉,說:“海淵圣女您這傷,我這兒怕是沒有您用得上的藥。”

    虞姝萱冷嘲一聲。“你個卑微凡女,有藥治本仙子的傷,才奇了怪了。你們滾出去吧,我自己來。”

    千凝等神侍憤憤不平。林小嫻擺擺手,帶著她們出來。到了樓下,林小嫻吩咐道:“她是海淵圣女,如今又為大昊建了海國,聲勢正隆。你們要好生伺候,她若是處罰了你們,眼下這種情勢,廟宗大人都不可能為你們求情。”

    “知道了,謝圣女提點。”蒼蘭等神侍彎腰行禮。

    林小嫻又說:“蒼蘭你回一趟昊天廟,就說海淵圣女孤身前來,你們要侍奉我實在抽不出人手伺候海淵圣女,讓他們再派人來。”

    蒼蘭面露喜色,歡喜地應了“是”。

    林小嫻:“水蕓,你去趟內務府,讓他們派人把海淵圣女所需日用品送來。就說本宮提點他們,海淵圣女習性或許有所不同,讓他們最好派些個會說話的人來問問海淵圣女都缺什么。”

    水蕓歡喜地領命去了。

    一群神侍都暗自舒了口氣。若真全要她們來伺候虞姝萱,那可真是太痛苦了。

    林小嫻搖搖頭,重新回昊天宮去了。

    虞姝萱非要住進神宮來,受累受苦的是神侍和女使們。

    于她林小嫻?呵,不過是多了一頭亂拱亂撒的老母豬,看著惡心而已。

    慕冽宇才剛在慕嫻居的辦公室坐下,霍霆風就拿著手機急吼吼地跑進來。

    “殿下,大事不好!海淵圣女去神宮找太弟妃了!蒼蘭主祭剛打來的電話!”

    慕冽宇急急慌慌地跑回神宮。

    神宮里鴉雀無聲,一個人影不見。慕冽宇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急忙沖向進昊天宮,上了二樓,見到林小嫻正抱著小昊昊看書,才長舒了一口氣。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又被她抓走了。”慕冽宇自己去找林小浪的冰箱里拿了一杯冰水,咕嚕嚕地喝了一大口。

    林小嫻放下書。“她是來抓你的。才不稀罕我呢。”

    “呀,我怎么聽著有點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意思?”慕冽宇回頭瞅著林小嫻。

    林小嫻嘆了口氣。“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老公若是要跟老太婆跑,只能說明我做人太差,不追也罷。”

    慕冽宇就嘿嘿地笑了,笑得很瘆人(僵尸臉發笑聲,自行腦補)。

    林小嫻繼續挑釁,“不如歸去。潛心修道五百載,下山再找個精神小伙。”

    慕冽宇放下水杯,就撲了過去,捏著林小嫻的臉蛋兒,故作兇狠地吼道:“找精神小伙?我看你想找死!啊!林小竹?林小竹你干什么?”

    林小竹一劍劈過來。慕冽宇趕緊松開了林小嫻,滿殿堂里亂竄。

    林小竹提著劍跟著追。

    “傷吾主,死!”林小竹的話簡潔有震懾力。

    林小嫻開始還笑嘻嘻地,聽到“死”字趕緊喊起來。“林小浪住手!阿冽和我開玩笑的,你別當真!快住手!”

    林小竹的劍已經轉換成槍筒了,眼看就要發射,槍筒里刺眼的亮光閃了閃,熄滅了。

    林小竹原地靜立不動。“玩笑?”

    慕冽宇趕緊解釋。“是啊,我逗小嫻玩的。真的真的。她是我媳婦兒,我怎么會傷她?”

    林小嫻也解釋。“林小浪,你和阿冽不是朋友嗎?”

    林小浪想起機械音:“守護嫻主子的安危,是林小浪內置安全守護第一守則。不論是誰,都不可以傷害嫻主子。”

    慕冽宇難過、傷心,想抱林小嫻求安慰,卻發現林小嫻懷里還抱著小昊昊。

    林小嫻察覺了他的意圖,趕緊松開小昊昊。小昊昊自己“刷”回神座上去了。

    “阿冽,不生氣,好不好?林小浪他還在進化之中,他無法理解這么復雜的行為。”林小嫻拉著慕冽宇的胳膊搖了搖。

    林小浪很不服氣。光影小男孩跳出來,雙手叉腰,理直氣壯:“我理解的!男人不能家暴!嫻主子,男主人剛才捏你的力度已經達到了可致使你疼痛的程度。這就是家暴,不是玩笑!”

    慕冽宇敗給林小浪了。“好好好,我錯了!我對不起老婆,我不該太用力。小嫻~~~”撒嬌小顫音。

    林小嫻捂臉,嘛呀,僵尸臉撒嬌,沒臉看。她趕緊給了他一個擁抱,以示安慰。“老公沒錯。只是下次你別當著單身狗的面這樣玩,很傷人的。”

    慕冽宇心情大好。被浮生威脅、被虞姝萱追、被林小竹追打……所有委屈一掃而空。媳婦兒說得對,咱不跟你們這些單身狗計較。

    “虞姝萱居然沒闖進來?”慕冽宇也奇怪這事兒。

    林小嫻偷笑了。“闖了,被昊天宮差點切斷一條腿。她雖躲得快,但我看了那傷,只怕一時半會兒好不了。”

    慕冽宇道:“那可糟糕了!”

    林小嫻眉毛一下豎起來了。“怎么?”

    慕冽宇連忙補充道:“她肯定會借故賴在這里不走!小嫻,可怎么辦?她會欺負我的。”借機把林小嫻緊緊摟在懷里。

    林小嫻拍拍他的手背。“沒事兒,我把和尚叫回來。另外,再調些機器人守衛到你身邊,全程開啟攝像模式,她敢對你動手試試!”

    “嗯嗯。老婆你要保護好我!千萬別讓我被老巫婆捉了去。”慕冽宇把下巴放在林小嫻肩膀上,嘴角含笑。

    “別怕別怕。”林小嫻溫柔地哄著,心都化了。

    自慕冽宇進入神宮,虞姝萱就感應到了。她本以為慕冽宇會來看她,沒想到慕冽宇徑直入了昊天宮,等了好久也沒出來。

    “來人!去請海王來。來人?!”

    虞姝萱喊了幾聲,千凝才從樓下跑上來。“海淵圣女,您有什么吩咐嗎?”

    “你們就這樣待客的?林婉嫻就這么教你們的?”虞姝萱一個茶杯就砸到了千凝頭上。鮮紅的血液從千凝額角順著臉頰往下淌。

    千凝沒動,沉著回道:“奴婢是昊天廟神侍,不歸林婉嫻圣女管教。若奴婢有什么做得不對的,海淵圣女您可以向我昊天廟蒼蘭主祭、浮生長老揭發。但奴婢認為,奴婢并沒有做錯什么。海淵圣女您并不是昊天廟的客人,奴婢本無需侍奉您。奴婢方才只是路過,順口那么一答,海淵圣女您別當真。告辭!”

    蒼蘭帶了初夏回昊天廟。水蕓和元霜去了內務府。迎秋領著書畫和青萍在廚房準備午膳,只有冰荷聞聲出來。

    冰荷本來也是要上樓去應虞姝萱的,迎面見到千凝頂著一頭血下樓來,眼淚就下來了。“千凝!”

    千凝本來強撐著,見到小姐妹,一下撐不住了,昏了過去。

    冰荷趕緊扶住她,尖叫起來。“救命啊——來人……”

    虞姝萱出現在樓梯口,用兇厲地目光瞪著冰荷,小聲說:“閉嘴!”

    她揮了揮袖子。一道靈光飄過,千凝額上的血跡和傷口全都消失了。

    “你們若敢讓我聽到半句閑話,我保管你倆都會消失得無聲無息。”虞姝萱人已經走了,她的聲音卻在冰荷、千凝耳邊細細縈繞,好像蟲子在啃食耳洞一樣,痛極了。

    千凝被生生痛醒了。虞姝萱的話一字不落地全“塞”進了她記憶中。

    冰荷與千凝對視,確認了彼此內心的寒意,不由抱頭痛哭。

    迎秋、書畫和青萍匆匆忙忙從廚房跑出來,著急地問:“怎么了?”

    千凝和冰荷分開,兩個人都急忙擦掉了眼淚,用力搖頭。

    迎秋、書畫和青萍很是狐疑。

    書畫問:“沒事你倆哭啥?剛才誰在叫救命?”

    千凝把眼一瞪。“都說沒事了!”

    書畫脖子一縮,撇撇嘴,不開心地嘀咕:“我管你們去死!”

    冰荷說:“原本也沒要你管。”

    拌了兩句嘴,五個好姐妹心情都很不好。

    林小嫻和慕冽宇從昊天宮出來時,就看到五張氣呼呼的俏臉。

    “怎么了這是?”林小嫻問道。她與這些神侍相處很久了,第一次見她們紅臉。

    書畫說:“我們剛在廚房里聽得冰荷在喊救命,跑出來就看到冰荷和千凝在哭,我們自然要關心一下,誰料她們不知好歹,還嫌我們多管閑事。”

    林小嫻驚訝,看向千凝和冰荷。“你倆為什么哭?”

    千凝和冰荷緊閉了嘴,一言不發。

    林小嫻納悶糾結。

    頂點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