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愛被隔離 > 第二十八章 超市,買點東西。
    這種情況,周燕第一次遇到,心里一下子緊張起來。

    趙楠從周燕的眼神中,看出緊張,出言安慰道,“別急,打他電話試試。”

    “這個家伙!不是個省心的主!”

    周燕輕輕抱怨一句,手機里找出照片,幸虧來的時候,拍下了翟希奮登記那一頁。

    快速輸入號碼,撥了出去。

    “翟希奮,你在家嗎?”周燕的語氣很嚴肅,聽不出半點客氣。

    接下來,就提高了聲調,對著手機吼出一句,“不管你有沒有買完,現在馬上回來!必須!立刻!”

    “這個家伙,真不老實,跑超市買菜去了!”

    掛斷電話,周燕無奈地解釋了一句。

    打臉,實實在在的打臉!

    本以為是個高素質的人,卻是個計較的家伙。

    答應好好的,在家等著,沒想到卻撲個空。

    “趙大夫,我們先到小區門口等著吧,這個家伙,回來得好好說說,太不自覺!太不像話了!”

    “周姐姐,你剛才那態度好嚇人!”蘇蓉小聲提醒一句。

    這個樣子的周燕,比上次對自己,要狠多了,就像吵架一樣。

    周燕苦笑了一下,“呵!蘇蓉,你不知道,如果這個翟希奮是病毒攜帶者,病毒潛伏在他身上的話,他在超市多待一分鐘,就可能增大超過一倍甚至更多倍的風險,危害社會呀!”

    趙楠沒說話,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周燕此時,爆粗口罵娘的心都有,只是不能不顧及形象和素質。

    與越是沒素質的人對抗,越是要注意自身素質。

    這是她參加工作以來自己總結的經驗。

    她已經做好了教訓翟希奮的準備。

    “這么快!”何雪沒有注意到周燕的臉色。

    “唉!”周燕未開口先嘆氣,“甭提了,這個混,這個家伙跑超市買東西去了。”

    “不對呀,他啥時間出去的,咱們沒看見!”李榮秀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錯出在哪里。

    一個不好的念頭,在何雪大腦中一閃而過。

    “可能是我!”

    她印象中,在忙于辦卡換卡時,有人出去過,當時太忙,沒有留意。

    幾乎可以確定,翟希奮極有可能是那個時候,趁自己不注意,偷偷溜出去的。

    “都怪我,都怪我!”何雪的連連自責,趙楠看著很心疼,自己的妻子,自己最清楚。

    在趙楠的心目中,他的小雪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女人。

    在工作中,她從來不會推卸責任,更不會抱怨他人。

    她也有明顯的缺點,就是太容易相信別人,有時候會縱容他人的錯誤。

    “小雪!”趙楠想要安慰,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他突然間意識到,這個時候,作為丈夫,有些話,還挺不好說。

    “何老師,這跟你沒關系,要怪,就怪這個翟希奮,不是個東西!”李榮秀氣憤地罵道,“挺大個男人,什么玩意兒,說話不算數,娘希匹......”

    “李姐!”周燕制止了李榮秀的牢騷。

    “看看,就是這個家伙吧!一會兒大家都別發火,說服教育為主。”

    看著遠遠走過來的翟希奮,周燕安撫著大家的情緒。

    五個人表情嚴肅,靜靜地等待著,默默地看著翟希奮走來的方向。

    好像在等待一場暴風雨的到來。

    何雪深感愧疚,因為她看見了翟希奮拉著的購物車,也想起來,自己值班的時候,就是有一個人從身后匆匆走過,拉著這么一個車車。

    “我去超市買點東西!”

    見大家這么定定地看著,翟希奮意識到可能是自己的錯誤。

    “翟師傅,你記不記得我們跟你說了什么,你答應了什么?”周燕連續兩個問題,她冷著臉。

    翟希奮沒吭聲。

    “你挺大個男人,怎么能說話不算數呢?”

    不吭聲,周燕也不想輕易放過他。

    這話好像令翟希奮很不服氣,他極力為自己辯解,“我沒有說話不算數,只是去超市買點東西!”

    “我們告訴你,讓你在家等著,馬上來人封門,你也答應的好好的,答應的事情,做不到,難道不是言而無信嗎?”

    “還有,買東西的事,我特別問過你,有沒有宅家買吧APP,你親口回答說有,對吧!”

    周燕不給他還嘴的機會,步步緊逼,“我還跟你承諾過,買了東西,我們幫您送家去。”

    見翟希奮不再頂嘴,周燕語氣緩和下來,當然,她也沒想給對方頂嘴的機會。

    “您仔細想想,我們的服務是不是還算到位,有意見您可以提,我們都可以想盡辦法改進。可是您呢,真的,太令我們失望了!”

    “對不起,我錯了!”翟希奮無奈之下,只得承認錯誤,“不過,你們隔離通知書上寫的,我的隔離日期從明天開始算起,今天,還沒有隔離,我應該可以自由吧!”

    聽到翟希奮如此一番辯解,周燕無語地搖搖頭。

    其他人,互相看看,紛紛皺起眉頭。

    周燕先是一陣苦笑,“呵呵!我說翟師傅,原來您是這么認為的,看來您一直在計較,這個隔離時間問題。”

    周燕停頓片刻,看上去,像是在組織語言,“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為什么要對你進行隔離?”

    翟希奮想了想,“怕我是新冠肺炎感染者!”

    “好,看來你知道,你想過沒有,正因為不確定你是不是感染者,所以才隔離,如果你是一個病毒攜帶者,你剛才在超市一轉,會造成什么后果,后期的十四天隔離還有什么意義?”

    “算了,我也不跟你廢話,你愛明白不明白,現在回去,封門!”

    苦口婆心半天,也不知道翟希奮是否清楚明白,周燕已經逐漸失去耐性。

    “我警告你,翟希奮,隔離期間,你一定要遵守隔離規定,如果還像今天這樣,我們必須要對你采取強制措施。”

    失去耐性的,不僅僅是周燕,其他眾人一直未開口。

    因為他們不敢開口,一股想要罵人的沖動,被強行壓制著。

    李榮秀一直在心里問自己,這個地方能罵街嗎?她在心里給出否定的答案。無語!

    趙楠很想揍這家伙一頓,看上去,總感覺這個翟希奮欠兒欠兒的,這個時候,他不敢看自己的妻子,他已經感覺到妻子肯定在哭,雖然心疼,卻很無語!

    何雪確實被氣的,眼淚在眼圈里打著轉轉,她說不出話來,此時的她真是被氣哭了。

    蘇蓉確認過眼神,垃圾,很想罵一句,“去死吧!男人!”

    翟希奮乖乖走在前面,像個做了錯事的孩子。

    周燕、趙楠和蘇蓉跟在后面,像正在押解囚犯走回牢房,他們不想這樣。

    周燕明顯感覺氣氛壓抑,以緩和的口氣說道,“翟師傅,不是我們要跟你急,也不是我要咒你,萬一你是個感染者,咱們小區如果發生一例確診病例,大家后面就有的受的。”

    趙楠和蘇蓉也盡量緩和自己的情緒。

    卻被翟希奮一句話,又氣炸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