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他是溫柔本身 > 003歸來
    第二天,楊曖和李矽茹都穿了尼彩服,李矽茹一路都在抱怨“這是什么破衣服,這么硬,味道還這么大。”

    楊曖看了李矽茹一眼,不做任何評論,她也覺得這衣服穿在身上挺硬的,至于味道,她昨天洗了,沒什么味道。

    休息時間,楊曖看了一眼齊柌,光明正大的,他白皙的臉頰此刻透著微微的紅,黑色的發絲貼了幾根在額頭上,夏末的操場上,楊曖的心越跳越快,也許是感受到了楊曖的目光,齊柌往楊曖這邊看了一眼,帶了一個挑眉。

    楊曖笑了一下,坐在她身邊的李矽茹看了楊曖一眼,也順著楊曖的目光看過去,人群里,齊柌如鶴立雞群般耀眼,李矽茹當然一眼就看到了他。楞了一秒鐘之后李矽茹又一次看了一眼楊曖。

    楊曖收回了目光,李矽茹的眼神她沒有看到,腦海里全是齊柌那個挑眉。

    將近半個月的軍訓結束后,大一新生基本上都黑了一圈,楊曖沒怎么黑,依舊白白嫩嫩的。王曉玲每天感嘆三遍,此時此刻,她已經黑得不成樣子,不僅曬傷了,臉上還冒出了很多痘痘,她說“為什么怎么不公平,楊曖,你擦了什么牌子的防曬霜,怎么你就沒事,我曬得連親媽都不認識了。”

    楊曖聽著王曉玲的話,沒有發表任何感言。李矽茹也曬黑了不少,她每一次出門都在臉上厚厚地撲了幾層粉,出門時也看不出有沒有曬黑。

    軍訓結束后,正式的大學生活就開始了,對于許磬和王曉玲來說,就是每天去教室里上上課,課后去圖書館。對于楊曖和李矽茹來說,每天逃逃課,心情好或者有時間偶爾去上上課。楊曖每天抱著相機,拍風景,拍人像。沒接到單子那天就回學校上課,而李矽茹,每天不是在宿舍睡覺就是在泡吧。

    齊柌也很少去上課,開著一輛夸張的蘭博基尼在學校晃蕩,每每經過,換來同學們一聲又一聲臥槽。楊曖看過幾次,但她沒有把心思放在車上,而是坐在車里的人。楊曖記得,軍訓時齊柌的頭發還是黑色,現在染成了銀灰色。楊曖覺得與他氣質倒是相符,但多少有些夸張。每一次齊柌的車經過時楊曖都會拿起相機拍幾張。

    由英國飛往B市的航班降落后,莊瑞第一時間給家里打了電話,說今天先不回去了。

    王婉若在電話那邊失望地嘆口氣,不過知道莊瑞第一時間回來要去干嘛,她也就不再啰嗦了,只說了一句“那你明天必須回來,媽媽想你了。”

    莊瑞笑著說“好,我明天一定回去。”

    掛了電話后,莊瑞又打通了另外一個號碼,響了幾聲后電話才接起來,電話那邊司寇杏有些慌張“你到了嗎?”

    莊瑞說“我下飛機了,你在哪,我去找你吧。”

    司寇杏說“對不起啊,我今天應該去接你的,但劇組不給假,我給你發個位置,你過來接我吧。”

    “行,你幾點下班?”莊瑞的嗓音低沉溫和。

    司寇杏說“晚上九點左右吧,你得等我一會了。”

    “嗯,你專心工作。”

    與司寇杏分別時的場景還歷歷在目,她看著他的家人轉身走了之后才從人群里擠出來,眼眶和鼻尖都微微發紅,兩個身形都還單薄的少年,在眾目睽睽之下只能遙望著彼此,他說“我畢了業就回來。”她不說話,發紅的眼眶里滲出了眼淚,他又說“別哭了。”想伸手給她擦眼淚,卻一抬眼就看見站在不遠處回過頭看著他們的王婉若,他收了剛抬起來的手“杏兒,我走了。”

    直到他走,她都沒有說半句話。

    他走后,她順利拿到了電影學院的錄取通知書。畢了業她進了演藝圈,而他考了研考了博,一去就是六年。

    莊瑞到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司寇杏在攝影棚里待著并不受歡迎,她就是別人口中的十八線女星,走到哪都是要遭白眼的,她只好盡量站在角落里,減少存在感。可偏偏莊瑞開的是一倆高端奔馳,吸引了不少目光,在這個圈子里混的人似乎形成了這種定律,能坐上與自己身價不符的豪車的小女星,定是攀了高枝。

    司寇杏是何等要強的女人,攀高枝這種事對于她來說簡直就是侮辱,她提著裙子匆匆上了車,關上車門后這才抬眸看了莊瑞一眼。

    她以為他們分開的時間并不長,可過去那個少年感滿滿的男孩儼然長成了男人,眉宇間透著道不明的儒雅氣息,輪廓也更加分明了,高挺的鼻梁上多了一副無邊框眼鏡,與眉宇間那儒雅的氣息莫名相配。唯獨那雙眼睛沒有變,眼尾略長,像墨畫里精心勾畫出來那栩栩如生的點睛之筆,叫人看了只道是巧奪天工,長長的睫毛被擋在了鏡片后,愈發讓無意間看到的人想細細品味。

    那一眼,她看了很久,將他臉上的所有細節都仔仔細細看了個遍,他不經意間眨眼睛時,藏在鏡片后的睫毛便也隨之扇動,他臉頰比起以前瘦了點,略薄的唇似乎有些干,她靠近他,在他唇上落下一吻。短暫的接觸后,她與他分開,過了很長時間,她才說“莊瑞,我想你了。”

    莊瑞本就溫柔的雙眼在見到司寇杏的一瞬間早就泛起了寵溺至極的光芒,看到她兢兢業業工作的模樣更是心疼,他說“杏兒,我也想你了。”

    其實,這么一句話,此時此刻在兩個人之間并不顯得矯情,畢竟他們已經整整六年沒有見面了。在這六年里,除了日常的通話,兩個人都各自忙著,莊瑞課多,司寇杏更是忙著到處趕通告,有的時候必要的通話時間都是擠出來的,更別提能見一面。

    戀人之間沒有矛盾是不可能的,與大多數的異地戀一樣,因為遠在大洋彼岸有的時候就連想吵一架也覺得無能為力,好在,這六年,他們一起走過來了。

    現在,莊瑞回國了,雖然司寇杏還是會日復一日地忙,可是,以后他們能時常見面了。

    接到人以后,莊瑞帶司寇杏去吃飯,本來是想著好好請她吃一頓大餐的,可司寇杏說太累,不想跑得太遠,就在她住的酒店附近隨便吃了一頓。

    吃完飯,司寇杏就回酒店了,莊瑞本想一整天都待在她身邊,可是兩個人的關系還沒有到能住同一個房間的程度,本來,他們談戀愛時就是高中生的拉拉小手,最多也就是擁抱親吻,一畢業就各奔東西了,所以,別看他們在一起了這么多年,其實進展依然停留在高中那會。

    把人送到酒店后,莊瑞摸了摸司寇杏的頭,他說“你先好好休息吧。”

    司寇杏看著莊瑞,目光有點依依不舍的意思,看到這樣的司寇杏,莊瑞的心軟得一塌糊涂。司寇杏還想說什么,但是主動讓莊瑞留下了這樣的話她說不出口,于是她只能點了點頭。

    莊瑞又看了一眼司寇杏,這才轉身離開,出去后,他看了看時間,還是回家吧。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 青海快三电子版图 安徽11选5走势图彩经网 哪个论坛是讨论彩票的 炒股软件用鑫东财配资 重庆快乐十分现场开奖官网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走走势图 浙江11选5奖励 正规的彩票网站 3月27上证指数 浙江11选五技巧任4技巧 浙江福彩快乐12手机助手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5玩法介绍 山东体彩扑克3开奖结果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号 丽江旅游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