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他是溫柔本身 > 008同眠
    打掃完后,司寇杏去洗了個澡,身上全是灰塵。

    出來時,她看著莊瑞白皙的臉頰上灰塵也不少,連鏡片上都有,她說“要不你也去洗個澡吧。”

    莊瑞猶豫了一下“我沒有衣服穿。”

    司寇杏跑去衣柜里翻了一通,找出了一件灰色的毛衣,一條褲子。她將衣服褲子遞給莊瑞“這件毛衣是你剛走那年,我織的,沒織好就沒有寄給你,褲子是之前買的,忘了給你。”大一時,班上的女生流行織圍巾,司寇杏也學了,學會了之后覺得圍巾太過普通,就又學了織毛衣,織的第一件也就是她手里的灰色毛衣沒有織好,她就收了起來,后來大二時又織了一件,寄給了莊瑞。

    莊瑞拿了衣服,進了浴室。

    司寇杏現在累得要死,哪還有什么非分之想,莊瑞出來時,她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房間很小,除了床和衣柜就沒有多余的空間了。之前在酒店,莊瑞還可以睡沙發,現在,他站在司寇杏的房間里,感覺哪也去不了,就那么站了一會。

    司寇杏仿佛是感覺到莊瑞站在她面前,她睜開了雙眼,暗黃的燈光從莊瑞的頭頂柔和地散下來,背著光,她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她說“你干嘛呢?過來睡覺啊。”

    莊瑞兩步便走到床前,司寇杏往里面挪了一點,騰了一個位置給莊瑞。

    隨著莊瑞躺下來,司寇杏明顯感覺到左邊的床陷下去了一點。盡管司寇杏已經躺了一會,體溫卻還是沒有身邊的人高,她貼過去,伸手環住他。

    莊瑞躺在床上,不挪動分毫,司寇杏也不動了,兩個人就這么躺了一晚上,或許誰都沒有動了一下。

    第二天,莊瑞早早便起了床,他還得趕去學校,上8點鐘的課,司寇杏聽見莊瑞洗漱時的動靜就醒了,但她連眼睛都沒有睜開一下,拍戲期間太辛苦了,難得有時間可以睡個懶覺。

    莊瑞走前過來看了還睡在床上的司寇杏一眼,他說“我去上課,上完早上的課來接你。”

    司寇杏慢慢睜開眼睛,只能睜到半瞇的程度,她說“不用我陪你去嗎?”

    莊瑞抬手看了一下表6:50,再等司寇杏的話恐怕來不及了,他說“你好好休息,待會我就過來接你。”

    “好吧”司寇杏點了點頭,又閉上了眼睛。

    莊瑞笑了一下,起身出門了。

    到學校時,7:49,來得剛剛好。

    上完早上的課,莊瑞辦公室都沒有去一下,就直接去接司寇杏了,到時,司寇杏已經洗漱完畢,正在化妝。司寇杏說“你等我一下。”

    莊瑞坐下來,打開電腦,看下午的課件,雖然昨天晚上已經備過課,但他畢竟是一個實習老師,多準備準備總是好的。

    在莊瑞看完了第二遍之后,司寇杏化好了妝,穿好了衣服,她走到莊瑞身后,說“走吧。”

    莊瑞看了司寇杏一眼,她穿著一身白色的收腰連衣短裙,一雙黑色的靴子,腿又細又長,至于臉,莊瑞看不出化不化妝有什么區別,就是嘴巴紅了一點,他不明為什么司寇杏每次都要折騰這么久。收了電腦,莊瑞站起身,和司寇杏一起出了門。

    兩個人先在附近吃了飯,然后就出發去了學校,莊瑞帶著司寇杏走進辦公室時,之前帶著莊瑞上了幾節課的張嬬抬頭看了兩個人一眼。

    莊瑞笑著打了個招呼,張嬬也點頭示意了一下,司寇杏則盯著對方看莊瑞的眼神。

    同一個辦公室的老師統統投來好奇的目光,一個年紀大一點的男老師嘖了一聲“小莊啊,今天怎么帶了這么漂亮的女朋友過來。”

    莊瑞看了司寇杏一眼,禮貌道“就是帶她過來看看。”

    司寇杏甜甜一笑“你們好。”

    “你好。”剛才說話的男老師又開口。

    莊瑞拿了課本,對司寇杏說“走吧。”

    司寇杏跟在莊瑞身后,到門口的時候走上前拉住了他的手,從辦公室到教室步行大概要十分鐘,一路上,有不少同學跟莊瑞打招呼,大多數都是去教室上課的學生,司寇杏有點不好意思,她說“要不我在學校里轉轉吧,上你課的學生都看見了。”

    “也好。”莊瑞看著路上的學生看著他們的眼神有一絲意味不明的曖昧,他畢竟為人師表,直接把人帶進教室的確不好。

    到教室門口后,司寇杏看著莊瑞進了教室,看著他上了講臺。

    在學校里轉了一圈,司寇杏不禁感嘆,真不愧是全國數一數二的高校,光憑圖書館就可以看出學校的大氣磅礴,更何況還有各種風格的教學樓,學生更朝氣蓬勃,拿著書本去圖書館的,坐在綠植地里的椅子上大聲朗讀的。

    司寇杏想起自己大學那會,除了專研表演就是在宿舍看劇學習表演,與這里的學生還是有差別的,這里的學生看著更像學生,而她那會看著更像一個瘋子,整天做著各種夸張的表情和動作,抱著書本也就是在看劇本的時候。

    兩個小時結束了,莊瑞該下課了,司寇杏走向剛剛那棟教學樓,在樓下等莊瑞。

    看著學生們接二連三地走出來,遲遲不見莊瑞的身影,大概站了十分鐘,莊瑞終于出來了,司寇杏走上前,沒有說什么,也沒有離莊瑞很近,隔著兩個人的距離和他齊排走著。

    “莊老師,我們先走了。”學生和莊瑞打招呼。

    “好。”莊瑞點點頭。

    直到上了車,司寇杏才握住莊瑞的手輕輕掐了一把,她說“你明天課多嗎?”

    莊瑞說“不多,下午一節。”

    “那可以晚一點起。”司寇杏笑了起來。

    “嗯。”莊瑞發動了車。

    司寇杏又問“我們接下來去哪里。”說起來,這是莊瑞回國后兩個人第一次約會。

    莊瑞說“先去吃點東西再去看個電影怎么樣。”

    司寇杏是沒有意見的,和他在一起做什么都無所謂,她點點頭“好。”

    莊瑞一直想請司寇杏吃一頓好的,之前一直沒有機會。

    莊瑞將車停在了一個類似于莊園的英式餐廳前,餐廳的裝修風格很復古,就像走進了上個世紀的一個英國莊園里,服務員的穿著也是上個世紀的風格。司寇杏上前拉住了莊瑞的手,她說“隨便吃點就可以了,不用這么浪費的。”

    很認真的看了司寇杏一眼后,莊瑞握緊了她的手。他說“來都來了,進去吧。”

    司寇杏也就不再說什么,說得太多反而顯得矯情。進了包間后,服務員過來點餐,司寇杏看了價格后隨便點了兩個菜,一頓飯吃了她半個月的工資,莊瑞看了一下她點的菜,又加了兩個。

    知道想攔也攔不住,司寇杏干脆沒有動作,服務員下去后,她才看著莊瑞“干嘛要來這么貴的地方,我們去隨便找個餐廳吃一頓就行了。”

    莊瑞說“我回國到現在都沒有好好請你吃一頓,就這一次,算是給我接風洗塵吧。”

    莊瑞這么說,司寇杏不好再反駁什么。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福彩 黑龙江11选五任选开奖 广东十一选五定胆技巧 广东11选5平台 排列三试机号彩宝网 理财小知识 11137排列3预测 内蒙古快三官网开奖结果 太原炒股配资 山西快十开奖结果查询 如何把赌博输的钱追回 格力公司股票分析 福彩3d试机号今天 手机彩票自助投注平台 p2p理财平台可靠吗 甘肃神人破解11选5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