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他是溫柔本身 > 011彈吉他的女孩
    對著78號,楊曖拍了十幾張,然后是77號,76號,75號……

    等楊曖抬頭看窗外時,天早已黑了。齊柌站在一旁看著楊曖,竟也沒有發現天已經黑了。

    楊曖停止了拍攝,轉過身看了齊柌一眼,齊柌看著她的眼神有些發楞。

    楊曖極輕地挑了一下眉,她說“看什么?。”

    齊柌沒有回答楊曖的問題,他說“走吧。”

    出了門,齊柌將鐵門鎖好,問楊曖“去哪。”

    楊曖想了想,不想回宿舍。

    “去酒吧?”

    齊柌說“行。”

    其實這么鬧騰的地方楊曖不愛來,可偏偏她的朋友都喜歡來這種地方聚會,所以她來的次數不少。

    齊柌帶楊曖去了他經常去的那家,這家酒吧是野獸派的,最有特點的是與齊柌那間泥塑室相似的壁畫,不過泥塑室的壁畫相較于酒吧的略顯得可愛,酒吧的每一副壁畫都是張牙舞爪的,大多是山海經里的兇獸。

    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傳入楊曖的耳朵,齊柌走進去跟吧臺上的年輕男人打了個招呼。

    男人笑著看看齊柌又看看跟在他身后的楊曖“來了。”

    齊柌說“一杯威士忌”又轉向楊曖,“你喝什么。”

    楊曖說“跟你一樣。”

    齊柌說“兩杯威士忌。”

    “好。”男人熟練調了兩杯酒遞到他們前面。

    楊曖端了酒,說了聲“謝謝。”

    年輕男人說“不客氣。”

    齊柌也端了酒,與楊曖碰了一下杯“跳舞嗎?”

    楊曖搖了搖頭。

    齊柌轉向年輕男人“靳老板,琦琦今天來了嗎?”

    年輕男人搖搖頭“她今天休息。”

    齊柌說“休息幾天了?”

    年輕男人說“她有事。”

    齊柌點了點頭。

    楊曖看著齊柌也些失落的神情,琦琦是誰?

    年輕男人看著楊曖“不介紹一下?”

    齊柌也看了楊曖一眼“我同學。”

    年輕男人笑了“同學?”

    齊柌挑著眉看他,年輕男人接著說“忘了你還在上學。”

    齊柌知道靳烙是在故意調侃,笑了“我可不是靳老板,有自己的事業,學還是要上的。”

    楊曖別開眼睛,同學?連朋友都算不上。也是,他們不熟,過了今晚,也不會熟。

    喝完酒,楊曖說“謝謝,隔天我請。”然后走了出去。

    齊柌也沒有想什么,送楊曖到門口。

    楊曖說“不用送了,我打車回去。”

    齊柌說“路上小心。”

    楊曖點點頭,走了。

    齊柌回了酒吧。楊曖走到馬路上,攔了一輛車,報了學校附近的一家酒店。

    進了酒店,楊曖給許磬發了消息:我今天晚上不回宿舍了。

    許磬回了:好的,注意安全。

    睡覺前,齊柌給楊曖發來了消息,連續十幾條,楊曖點開看了一下,她今天拍的照片,沒有修圖,不過看起來已經很好了,不需要修。

    楊曖沒有給齊柌回消息,抱著手機睡著了。

    齊柌在酒吧包間里,把楊曖拍的照片挑了一遍又一遍。

    第二天,楊曖回學校上了第二節課,進到教室,齊柌坐在倒數第一排,經過他身邊時,楊曖若有若無地撞了一下他的課桌。齊柌抬頭看了楊曖一眼,沖著她挑了個眉。

    楊曖走上前坐在許磬旁邊,許磬說“老師第一節課點名了。”

    楊曖說“沒事。”

    許磬說“要不你上去跟老師說一聲你遲到了。”

    楊曖說“不用了。”

    上課鈴聲響了,楊曖沒有帶課本,許磬撕了一張草稿紙給她,楊曖說“謝謝。”

    李矽筎也來上課了,她玩著手機,全然不顧老師在上面講什么。楊曖問許磬“她怎么來了。”

    許磬說“昨天晚上輔導員打電話了,說她缺席太多,這樣下去科任老師會掛她的科。”

    楊曖“哦”了一聲,繼續聽課了。

    許磬也進入聽課狀態,筆在筆記本和課本上不停地寫。

    只上了一節課,早上的課就結束了,下午也沒有課。沒有接單子,又不想回宿舍,楊曖竟一下子不知道去哪里。

    許磬收好了書,準備去圖書館。王曉玲也跟著去了,她不想回宿舍與李矽筎待在一起。

    李矽筎倒是沒有猶豫,下了課她就回宿舍了。

    楊曖想了想跟著許磬她們去了圖書館。

    許磬幾乎每天都到圖書館報道,每次一進門她總喜歡坐在最里面靠窗的位置,王曉玲就坐在她邊上,楊曖看著她們都坐下了,也就坐在了王曉玲邊上。

    坐了兩分鐘后,坐進來一個男生,他也找了最里面的位置坐下,在許磬對面。楊曖一看,竟是與她上次聊過天的趙奕,他也來圖書館?

    趙奕也她們打了個招呼,許磬笑了一下,王曉玲小聲的“hello”了一聲,楊曖也笑了一下。

    趙奕拿出書,楊曖看見封皮上有考研兩個字,看來與許磬一樣,大一就開始準備考研了。

    許磬雖然看書看得很認真,但坐在那里發呆的楊曖發現,她會時不時地抬頭看對面的趙奕一眼,只一兩秒,眼神很快躲閃。楊曖打量起趙奕來,他算是一個長得干干凈凈的男生,整個人看起來給人的覺得很舒服,若是許磬喜歡他也不為怪,只不過,上次趙奕向楊曖打聽過李矽筎。

    楊曖嘖了一聲。

    在圖書館坐了將近一個小時,楊曖實在坐不住了,她和與她坐得最近的王曉玲打了個招呼,就出去了。

    楊曖去了上次齊柌帶她去的那家酒吧,說實話楊曖進去時是抱著一種僥幸心理的,說不定齊柌會在。

    第一眼,楊曖看的就是吧臺前,齊柌站在人群里很是顯眼,楊曖在看到他的一瞬間心跳都漏了一拍,她這么幸運,居然撞上了。

    齊柌也看到了楊曖,他沖著楊曖揮了揮手,楊曖走了過去。

    齊柌說“你怎么來了?”

    楊曖說“來喝酒。”

    齊柌點了點頭。

    楊曖說“請你喝一杯吧。”

    齊柌看著楊曖輕笑了一聲“那我就不客氣了。”

    楊曖點了點頭。

    齊柌轉過頭跟靳烙說“老樣子,來兩杯。”

    靳烙把酒放到齊柌面前,齊柌端起酒遞了一杯給楊曖。

    楊曖與齊柌碰了一下杯子,喝了一口。

    齊柌把目光投向坐在舞臺上彈吉他的女孩身上,楊曖也把目光投了過去,女孩一頭齊耳的短發,臉上化著濃妝,穿著朋克風的皮衣皮褲,比楊曖還要酷上幾倍,不過女孩身上最明顯的特征都不是這些,她坐在凳子上的腿,只有一條,另外一條褲腿被打成結,松垮垮地搭在凳子上。

    楊曖皺了一下眉,看向齊柌,這就是之前他問靳老板的琦琦?

    齊柌也回過頭看著楊曖,仿佛明白楊曖的心思,說“她就是琦琦。”

    楊曖說“我知道這很不禮貌,但我還是想問一下,她的腿怎么了。”

    齊柌說“出車禍被車輪壓的。”

    楊曖點了點頭,沒有再多問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 个人理财规划报告书 极速时时彩彩开奖网站 江苏十一选五手机版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友钱网 排列5奖表长条下载 内蒙古快3一定牛下载 创业板股票一览表 时时彩平台合法 福彩吉林快3走势图 买股票最低多少钱 云南时时彩多少分开奖 河南体彩快赢481下载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靠谱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