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他是溫柔本身 > 012醉酒
    不斷變換顏色的燈光下,那個叫琦琦的女孩認真地彈著吉他,她指尖的撥片在弦在不停地跳動。也不知道為什么,楊曖聽著這旋律居然覺得有些傷感。

    楊曖第一次見到齊柌那么溫柔的目光,像他這么張揚的一個人,居然可以用那么溫柔的目光去看另一個人。

    喝完了酒,楊曖又要了一杯。靳烙看了齊柌一眼,齊柌說“給她倒。”

    楊曖端了酒,一口喝了半杯。

    齊柌的目光一直看向舞臺,楊曖撇了他一眼,半杯酒又沒了。

    琦琦從舞臺上下來時,服務員上去扶著她,又將她的拐杖遞給她,琦琦杵著拐杖走起路來行動倒不是很慢。她朝著齊柌他們走了過來。

    齊柌走上去扶了她一下,琦琦說“不用。”

    齊柌松了手。

    琦琦在高凳子上坐下的時候費了一些勁,坐下后,她說“你今天怎么來了。”

    齊柌說“來看看你啊。”

    琦琦笑了笑“我有什么好看的,一切正常。”

    齊柌說“前幾天怎么請假了?”

    琦琦說“生病了。”

    楊曖沒有記錯的話,上次靳老板說的是她有事。

    齊柌沒有說什么了,點了點頭。

    靳烙遞了一杯飲料給琦琦“辛苦了。”

    琦琦說“謝謝。”

    楊曖喝了不少酒,此時此刻也些暈乎乎的,她趴在吧臺上,臉紅紅的,呼著酒氣。

    靳烙對齊柌說“她好像喝醉了。你帶她去包間休息吧。”

    齊柌說“等一會。”

    琦琦說“我也該下班了。”說完就扶著拐杖,從高凳子上下來。

    齊柌拍了拍她的肩膀“路上慢點。”

    琦琦笑了笑“知道了。”

    看著琦琦背著吉他,杵著拐杖從酒吧嘈雜的人群里走出去之后,齊柌才轉過身扶著楊曖走進包房。楊曖喝醉了之后倒是乖,不吵也不鬧,安安靜靜地趴在沙發上睡著了。

    齊柌有些無奈,就這樣讓她在這里睡一晚上?

    靳烙走進來,看了一眼楊曖,又看向齊柌“看來你今天晚上走不了了。”

    齊柌看著靳烙幸災樂禍的表情,說“就讓她在你這睡著,我不管。”

    靳烙說“你帶來的人。”

    齊柌說“你哪只眼睛看著我帶她來的,是她自己來的好不好。”

    靳烙說“你要是放心把她放我這,我沒有意見。”

    齊柌在沙發上坐下“行了,你出去吧。”

    靳烙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出去。

    齊柌看了看時間,晚上8點,等著她酒醒了吧,送她回學校。

    楊曖醒時,晚上十點鐘,齊柌看著她慢慢睜開雙眼,又閉了回去。蹲在她邊上,拍了拍她的肩膀“醒了。”

    楊曖再次將眼睛睜開,她說“我這是在哪?”

    “在哪?被我賣了。”看著她紅著臉的模樣,齊柌竟忍不住想逗逗她,以前他從不覺得楊曖可愛,可現在看來,她臉蛋上有點小小的嬰兒肥,嘴巴粉嘟嘟的,長長的睫毛隨著一睜一合的眼皮輕輕扇動著。

    楊曖長長呼出一口氣,帶著酒香飄進齊柌的鼻子里,他忍不住湊進了楊曖。她身上一團熱氣,很長一段時間,兩個人保持著靠近彼此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離,感受著對方的呼吸,最終齊柌又靠近了一點,在楊曖的嘴巴上蜻蜓點水地親了一下,楊曖瞬間清醒了。齊柌剛剛,親了她?

    楞了大概有一分鐘,楊曖一言不發地下了沙發,走到門口,看著坐在沙發上看她的齊柌,兩個人就這么對視著。

    齊柌也站了起來,對楊曖說“走吧,我送你回學校。”

    楊曖說“我不回學校。”

    齊柌皺眉“那你要去哪。”

    楊曖說“酒店,學校附近的吧。”

    齊柌腦子短路了一秒,雖然他剛剛親了她,但沒必要親完就去酒店吧。

    楊曖走了出去。

    齊柌也跟著出來,這個點酒吧人正是最多的時候,從人群里擠出來,楊曖直接走去停車場,齊柌的車大老遠就能看到,楊曖走了過去。

    回過頭,齊柌就走在楊曖身后,他拿出鑰匙,開了門。楊曖打開車門坐了上去,齊柌也坐上來,發動了車。

    隨便在學校附近的酒店停了車,楊曖坐在車上再次睡了過去,齊柌伸手在楊曖的臉上輕輕拎了一把。

    楊曖沒有醒,齊柌無奈地嘆了口氣,叫了幾聲楊曖的名字。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人終于有了動靜,睫毛輕輕顫抖了一下,睜開了雙眼。

    齊柌說“下車。”

    楊曖打開車門,下了車。齊柌也跟著下來。楊曖說“不用送了。”

    齊柌挑了一下眉,原來沒有打算和他一起。

    楊曖轉身走了,走路有些搖搖晃晃,齊柌在后面看著有些擔心,直到看著她進了門才上了車。

    訂了房間后,楊曖看了一眼門外,齊柌的車才發動,看著他的車開走,楊曖才走了上去。

    進了房間之后楊曖的心才后知后覺地怦怦跳。

    周末,莊瑞不用上課,終于可以好好陪司寇杏了,計劃被司寇杏安排得滿滿的,B市景點多,可以慢慢玩,上高中那會,課程緊,家里人管得嚴,約會都是偷偷摸摸的,沒有什么機會出去。

    周六,去爬山,離市區兩百公里左右的一個小鎮子里,有一座觀音山,傳說爬上山頂的情侶在日落時一起祈禱便會長長久久。

    司寇杏準備了食物和水,查好了路線,估算著大概幾點到能在太陽下山之前爬上山頂,從市區到鎮上的路程至少要三個小時,從鎮上到山腳一個小時,爬上山頂三個小時左右,前后七八個小時,夏天太陽落山晚一點,七點左右,11點出發就行,不過要準備的東西多,早餐也得吃,司寇杏早上八點鐘起床,莊瑞則一貫早起。

    吃完飯,帶上東西,兩個人就出發了,出發的時間比司寇杏計劃得早一點,10點多就從家里出來了。

    一路上,司寇杏心情甚好,跟著音樂,哼著歌,唱著小調。

    莊瑞開車很認真,他干什么都很專注,司寇杏時不時拿著吃的遞給他,他低頭含住她手里的東西,又認真開車了。

    司寇杏說“我們好像還沒有這樣出來玩過。”

    莊瑞說“嗯。”

    司寇杏又說“上高中時我很想和你一起出去,不管去哪里都可以,可惜一直沒有這個機會,我媽媽管我特別嚴。”

    莊瑞目視前方“以后有時間了,你想去哪玩我們就去哪玩。”

    司寇杏點點頭“好啊,不過以后可能還沒有這個機會了,我再拍幾部戲,以后火了,就不能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了,所以,要趁著這兩年。”

    莊瑞看了司寇杏一眼“好,趁著這兩年。”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 内蒙古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北京快三形态走势图一 股票配资风险 pk10四码二期必中方法 宁夏11远5前三走势图 福利彩票预测最准确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官网 股票代码000158 广西快3和值走势图 体育彩票怎么玩法介绍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幸运五分赛车怎么看走势图 股票分析软件手机版排名 河南彩票快三 12254期全国联网排列3 吉林快3预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