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他是溫柔本身 > 014刻名同心鎖
    他們出門后先去一個包子鋪買了包子和豆漿,一路走一路吃。

    因為是早上,而且這本就不是一座忙碌的小鎮,所以一路上人煙稀少。這里最美的景色莫過于每家每戶門前的小橋,一條一米多寬的小河流經整個鎮子,沿著小河的石板路一邊靠墻,一邊隔著小河對著門,為了方便,對著門的人家便每家都修建了一座小橋。

    司寇杏吃完了手里的包子,將裝包子的袋子提在手里,莊瑞見了,將她用完了的袋子拿過來,與自己的放在一起,直到看見路邊的垃圾桶,扔了進去。

    到中午時,街上的行人多了起來,大多是來旅游的,許多鋪子也陸續開門。

    其實這里的鋪子與普通鋪子的區別只是有著不一樣的裝修風格,比如麥當勞店連柜臺都是木質的,森馬門前掛著紅燈籠。逛了一圈,司寇杏開始覺得無趣了,加上太陽又大,她干脆坐進一家奶茶店不想動了。

    莊瑞不管她做什么都耐心地陪著她。司寇杏喝了第二杯奶茶后才后知后覺地想起來喬姐剛交代她減肥,于是她將服務員端來的第三杯奶茶遞到莊瑞面前“你喝吧。”

    奶茶之類的東西,莊瑞向來是不喝的,但是司寇杏將吸管遞到他嘴里,他低頭喝了一口,太甜,不過加了冰,口感還不錯,他又喝了一口。

    司寇杏還沒有把奶茶從莊瑞嘴邊放下,她說“你喝完吧。”

    莊瑞接過奶茶。

    司寇杏看他的樣子,笑了出來,怎么有一種強搶民男的感覺,她將奶茶拿了過來“還是我喝吧。”

    莊瑞看著她,眼睛眨巴眨巴的。

    司寇杏喝了一口,怎么他喝過之后有一種更香更甜的錯覺呢。再喝第二口,嗯?沒那么香甜了,她又將奶茶遞給莊瑞“再給你喝一口吧。”

    莊瑞低頭喝了一口。

    司寇杏又將奶茶拿了過來。

    莊瑞還是看著司寇杏,司寇杏咕嘟咕嘟喝了幾口,奶茶見底了。

    從奶茶店出來,司寇杏看見對面的精品店里掛著與廟前那棵樹上相同的同心鎖,只是那個老奶奶給的是紅布條,這里卻是紅繩,看著是手工編織而成的,很精美。

    司寇杏拉著莊瑞走了進去,她問店員“這個可以刻字嗎?”

    店員從紅繩上取下同心鎖“可以的,不過今天刻字的師傅不在,他下周才能回來。”

    司寇杏說“那你看能不能等他回來后讓他給我刻好了寄過來,價錢高一點也沒有關系。”

    店員說“可以的,你想刻什么字呢?寫在這里吧。”說著遞來了紙和筆。

    司寇杏寫下了自己和莊瑞的名字。

    店員說“好的。”然后收了紙和筆。

    莊瑞拿出錢包,問店員“多少錢。”

    店員說“加上郵寄費二百一。”

    司寇杏搶先付了錢,她說“這次讓我付吧,因為這是我送你的禮物。”

    莊瑞見她已經付了錢,沒有多說什么,收了錢包。

    從精品店出來后,兩個人找了個地方吃了飯,吃完飯就回酒店了,在酒店莊瑞收拾著東西,司寇杏看著喬姐讓人給發過來的劇本。

    大概下午六點,兩個人從鎮子里出發了,兩天的假期結束了,不知道下一次兩個人都有時間再一起出來玩是什么時候了。

    一路上,司寇杏的心情有些郁悶。她自己一個星期的假期還有一天也要結束了,她要重新進入無休止的工作狀態,要重新回到很長時間才能見莊瑞一面日子了。

    莊瑞開著車,時不時轉過頭看她一眼,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于是也不多問。

    司寇杏除了看向窗外,就是緊緊盯著莊瑞,他專注開車的神情,他清雋的側臉,在那個夏天同他們一起掛在樹上的同心鎖一起刻進了司寇杏的腦海里。

    回到家里,司寇杏一刻也沒有停歇,她提前收拾好了行李,這樣明天就可以心無旁騖地再陪莊瑞一天。

    早上,跟他一起起床,去學校,他去上課,她在校園里晃蕩著等他,她其實也很想進教室旁聽,但那天她走在他身邊時被他班上的很多學生看到了,她進去怕學生嚼他耳根。

    下了課,她與他一起去教室食堂吃飯,他身邊的同事開著他們的玩笑,他安安靜靜的沒有反駁,她則笑得大方,他們說的話,她倒希望有些是真的。

    他的同事都在好奇是誰追的誰時,她大方承認“莊老師這么內斂的人,自然是我追的他。”

    坐在莊瑞對面的張嬬這才對他們聊的話題有了點興趣,她抬頭看了司寇杏一眼。

    司寇杏說“他可難追了,而且追他的人還不少,我可能運氣好吧,追了一年多就追到了。”

    莊瑞看著司寇杏,雖然她說的句句屬實,但那些陳年往事他不太愿意她提起,而且是在一群與她不熟的人面前。

    司寇杏也看了莊瑞一眼,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就閉了嘴專心吃飯了。

    一個年輕的女老師說“像莊老師這樣的,想想都知道追的人肯定不少,你能追到,說明他還是喜歡你的。”

    司寇杏點點頭,在莊瑞的目光里又低下頭吃飯了。

    吃了飯,在辦公室待到了下午上課的時間,中午時,辦公室里的人不多,司寇杏早上出門時將劇本放進了莊瑞的公文包里,趁著莊瑞也在看教案,司寇杏也安安靜靜地看了會劇本。

    從學校回公寓,只有十分鐘左右的車程,司寇杏看著車窗外慢慢落下去的太陽,心里也跟著越來越涼,就要走了嗎?她與莊瑞還能在一起不到12個小時。

    回到公寓,司寇杏洗了個澡換了身干凈舒適的衣服。莊瑞見她從小鎮回來后情緒就一直不對勁,坐在她身邊摸了摸她的頭,問“怎么了?”

    司寇杏轉過頭看著他,沒有說話,很久之后,她才用力抱住他。

    莊瑞被她這不說話又滿眼盯著他的樣子嚇到了,他說“杏兒,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們不會分開太久的,沒課我就去看你。”

    之前雖然她也一直不能離開劇組,但至少他們在同一個城市,他來見她不會太麻煩,可這次,他們離得很遠,他來見她,諸多不便。

    他說“就算很長時間不能見面,也沒有關系,只要我們心里想著對方就行。”

    她還是不說話。

    他又說“你我之間最多的就是別離,多這一次也不會有什么的。”

    她的眼眶逐漸泛紅,他們之間不止這一次,以后還會有無數次的分離。

    他見她還不說話,只能抱著她,輕撫著她的背。

    她的淚流了出來,他發現后心更疼了,可他什么也做不了,說實話剛才那幾句話安慰的話他已經是絞盡腦汁。他實在不擅長安慰人。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陕 山东十一选五预测高手 福彩中奖规则明细 江西多乐彩玩法 中彩网3d试机号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前三组 pk10五码二期必中技巧 配资炒股使用什么方法 股票涨跌的依据和原因 北京快三平台 福彩3d直选计划 投资工具主要是哪些 河北快三预测专家推荐号 江西时时彩作弊 国泰君安模拟炒股 快三专家预测和值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