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他是溫柔本身 > 015他們好像總是在分別
    那天晚上,兩個人相擁而眠,司寇杏只覺得,這一晚,過得太快,她甚至不讓自己閉上眼,就那么看著莊瑞,莊瑞也一整晚沒有入睡,他知道司寇杏在看他,她的眼神,仿佛分別后就再不能相聚,看得莊瑞有些心神不寧。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莊瑞送司寇杏去了火車站。

    走時,司寇杏沒有回頭多看莊瑞一眼,她提著行李箱匆匆進了火車站入口。莊瑞甚至沒來得及與她說再見。

    從火車站到學校,莊瑞一直想著司寇杏走時,那個匆匆的背影,就像當年送別他時,她擁抱過他后匆匆逃離的背影。他們好像總是在分別。

    自從齊柌在酒吧親了楊曖后,兩個人不約而同地頻繁去教室上課,但在兩個人之間那件事好像也不約而同地消失了。

    與以前還是有不同的,齊柌上課不再一直低著頭玩手機,他會時不時地抬起頭看楊曖一眼,如果正好楊曖也回頭看了他,他會挑眉對著楊曖拋一個媚眼。楊曖對沖著他一笑,然后轉過頭繼續聽課。

    下了課,吃完飯,許磬照舊給李矽筎帶了飯回去。

    放下飯后,許磬叫李矽筎起來吃飯,李矽筎應了一聲,沒動靜了,之前許磬給她帶飯回宿舍,出于禮貌和感激她會立馬起來,現在連應一聲都懶得了。

    王曉玲往李矽筎那邊瞪了一眼“真不要臉。”

    也不知道李矽筎聽沒聽到,反正,她那邊是沒有動靜的。

    王曉玲拉了拉許磬,八卦道“發現了嗎?”

    許磬說“什么?”

    王曉玲說“楊曖和齊柌啊。”

    許磬依然不知所以“怎么了?”

    王曉玲對著楊曖眨眨眼睛“眉來眼去。”

    許磬看了楊曖一眼“真的嗎?”

    王曉玲說“什么真的嗎,全班人都看見了,就你沒看見。”

    許磬“啊?”了一聲。

    楊曖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笑了笑,沒有說話。

    王曉玲說“磬磬,你真是一心只讀圣賢書。”

    許磬說“我真沒看到。”

    王曉玲說“哎!你是沒看見,那模樣,說沒什么我都不信。”

    許磬拿了考研的書,說“你要去圖書館嗎?”

    王曉玲說“不去了,你去吧。”說著拉著遮光布往床上一躺“我要在宿舍追劇。”

    許磬說“那我去了。”

    王曉玲說“好,就你這樣子,只知道讀書,將來和書結婚吧。”

    許磬笑了笑,將書放進書包,背上書包出去了。

    楊曖也在宿舍躺了一會。

    下午還得去拍照。

    這幾天都沒有接單子,楊曖去郊區拍了些花花草草,回來修一修,看起來有點大片的感覺。

    楊曖在微博上有個專門發些照片的號,有滿意的照片就往微博上發,一來二去,粉絲竟然漲了好幾萬。

    這些天,她密集地往微博上發了很多照片,除了那些風景照,最多的就是泥塑的照片,齊柌給了楊曖一把工廠的鑰匙,說只要楊曖有時間都可以去那里拍照。

    說起來,楊曖還沒有見過齊柌拍的照片。

    從郊區回來后,楊曖剛到校門口就遇見了齊柌,他今天沒有開車。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人群里,也同樣顯眼。

    齊柌對著楊曖揮了揮手,楊曖走了過去。

    楊曖說“有事嗎?”

    齊柌說“沒事。”

    楊曖轉身走了。

    齊柌在她身后叫了一聲“楊曖。”

    楊曖回過頭,她纖細的身姿背著光,他看到了陽光下她側臉的輪廓,平時那俏皮可愛的娃娃臉有了女人的韻味,他突然就被吸引了。齊柌走近楊曖,扯了一下她的胳膊,他比她高了整整一個頭,看她“沒事就不能找你。”

    楊曖說“你樂意找的話,我沒意見。”

    齊柌笑了,他說“我請你吃飯吧。”

    “吃飯?”

    “嗯,不樂意?”

    “沒,走吧。”

    正好是飯點,楊曖也餓了。

    齊柌帶楊曖去了一家日式料理,楊曖看著菜單,隨便點了幾個。

    齊柌看了下楊曖點的菜,問她“還要嗎?”

    楊曖說“夠了,就兩個人吃飯。”

    “行吧。”齊柌將菜單遞給服務員。

    吃飯時,楊曖問“為什么請我吃飯。”

    齊柌想要請楊曖的原因,他想,不過是上次他順便邀請她時她拒絕了他。他說“非得要個原因?”

    楊曖搖搖頭“也沒有。”

    李矽筎上午吃了許磬給她帶的飯,下午,許磬在圖書館,不回宿舍,她現在有點餓,王曉玲吃著零食,追劇從上午追到現在,一直吃著零食,也沒餓。

    想著,不如去外面吃,李矽筎起了床,化了妝,出門了。

    剛走到校門口,就遇見了吃完飯回學校的楊曖和齊柌。

    楊曖見李矽筎這樣子,化了妝,穿著裙子,去蹦迪?

    李矽筎笑盈盈地走過去“你們怎么在一起?”

    楊曖說“碰到的。”

    齊柌大概是對李矽筎沒什么印象,但知道是班里的同學,他問楊曖“一個宿舍的?”

    楊曖說“嗯。”

    李矽筎說“你好,你應該不知道我吧,我叫李矽筎。”

    一聽這名字,齊柌有印象了,他算去上課去得少的,可是每次老師一點名,李矽筎這個名字比他缺席的次數還多。

    齊柌說“你好。”

    楊曖問“你去哪?”

    李矽筎說“吃飯。”

    楊曖點了點頭“那你去吧。”

    李矽筎也點了點頭。

    楊曖拔腿走了,齊柌也跟在她身后。

    李矽筎回過頭看著他們,楊曖的速度比她想象的快,居然在學校里同出同進了。

    李矽筎的確只是去吃飯了,她在學校門口隨便吃了點就回宿舍了。回宿舍時王曉玲剛好起來上廁所,王曉玲睡在李矽筎的上鋪,李矽筎進了門就站在原地看著王曉玲從床上下來,王曉玲不知道李矽筎站在原地,轉身時沖得太猛,撞了李矽筎一下。

    這一撞,兩個人都楞了一下,李矽筎冷眼看著王曉玲“你故意的吧。”

    王曉玲切了一聲,急著去上廁所。

    李矽筎一把拉住了王曉玲,王曉玲平時那些諷刺的話,她不是沒有聽見。

    王曉玲甩開李矽筎的手“你想怎么樣?”

    李矽筎冷哼一聲“怎么樣?”

    王曉玲與李矽筎四目相對,都覺得對方惡心至極。

    李矽筎一巴掌扇了過去,王曉玲自然不會站著讓她打,一巴掌回了過去。

    王曉玲力氣大,扇在李矽筎臉上的那一巴掌遠遠比李矽筎扇得重,李矽筎急了,沖過來與王曉玲撕打在一起,兩個人你一來我一往,扇在對方臉上的,撕打在對方臉上的身上的,不止幾十道傷痕。但打架這種事,體型大的要占優勢,李矽筎最后被王曉玲打得沒有力氣了,才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王曉玲見李矽筎這樣,笑了一下,才放開了揪著李矽筎頭發的手。

    在地上躺了一會,李矽筎慢慢站起身,她拿著鏡子照了一下,臉被抓傷扇腫,身上還有更多傷痕,頭發亂糟糟的,地上掉的頭發估計也是她的。

    不知道該怎么發怒的李矽筎竟一下子哭了出來,王曉玲冷眼看著她笑,賤人,讓你囂張。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 366百家乐娱乐城 北京pk赛车软件下载 河北快3技巧之一替数定和值 正规黑龙江11选5走势图 福彩17500cm乐彩网 全球股市实时行情一览全球股市指数行情一览全球大盘指数有哪些 浙江体彩6+1走势图 湖北快三单期计划 阿里巴巴股票 北京pk拾赛车开奖直播 福建福彩快三开奖 股票指数如何盈利 pc蛋蛋在线开奖工具 金屯在线入杨方配资 腾讯分分彩任选二漏洞 炒股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