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他是溫柔本身 > 016搭訕
    李矽筎哭著哭著,眼淚突然就止住了,她冷眼看著王曉玲“你給我等著。”

    王曉玲笑了出來,這樣的傷對于她來說不痛不癢的,對于李矽筎來說,光臉上的那些傷就是致命的。

    見王曉玲這樣,李矽筎一時間又拿她沒有辦法。

    王曉玲說“等著就等著。”那語氣,直接把李矽筎氣得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許磬從圖書館回來時,看見宿舍一片狼藉,椅子倒在地上,地上有幾縷頭發。

    許磬問“曉玲,怎么了?”

    王曉玲從床上探出頭來“沒什么。”

    許磬見她臉上有傷“到底怎么了?”

    王曉玲直接道“看某人不爽,打了一架。”

    許磬驚訝得瞳孔都瞪大了,王曉玲看誰不爽她心知肚明。

    李矽筎也聽到許磬進來了,她坐在床上,一動不動。

    許磬沒有去看李矽筎,李矽筎這樣的人,她也不敢惹。

    這一夜,楊曖沒有回宿舍,三個人在宿舍,一片寂靜,哪怕是洗漱,許磬也是輕手輕腳的。

    楊曖第二天早上到教室上課時,只看見許磬一個,李矽筎不在是常態,王曉玲竟然也不在。

    李矽筎早早就起床,去了醫院,她臉上的傷要是留了疤,她這輩子都不會放過王曉玲的。王曉玲則是宿舍睡大覺,雖然她沒有李矽筎那么在乎,但也沒臉見人。

    楊曖坐在許磬旁邊,她問“王曉玲呢?怎么沒有來上課。”

    許磬沒有說話,楊曖是極會察言觀色的人,她的智慧在于絕不多嘴。

    許磬表情有些呆,直到老師走進來她才恢復常態,認真聽講。

    上完兩節課,楊曖本想去外面吃飯的,但她想去宿舍看看,發生了什么事。

    楊曖和許磬一起在食堂吃了飯,一起回宿舍了。今天許磬沒有給李矽筎帶飯?

    回到宿舍,下面沒有人,王曉玲的聲音從遮光布里傳出來“你們回來了?”

    許磬說“你吃飯了嗎?”

    王曉玲說“吃了,我點了外賣。”

    楊曖也看不出個所以然,李矽筎的遮光布是拉開的,床上沒有人。

    許磬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宿舍門被推開,李矽筎走了進來。楊曖轉身看了她一眼,目光就移不開了,李矽筎的臉跟開了花似的,左青一塊右腫一塊,還帶著很多小口子。

    李矽筎看見楊曖的眼神,想起楊曖昨天在外面與齊柌風流快活,自己卻遭受了不知道是什么事的事,冷著眼走進來,仿佛在告訴楊曖,看夠了沒有。

    楊曖收回了目光。發生了什么了然于心。

    許磬也看了李矽筎一眼,她知道李矽筎和王曉玲打架,但沒看見過李矽筎的傷。

    李矽筎只有對許磬的目光相對溫和一點,她把藥放進抽屜,脫了鞋,上了床,放下自己的遮光布。

    這一系列的操作之后,李矽筎不見了身影,宿舍可以看見的人又只剩楊曖和許磬。

    楊曖問許磬“要去圖書館嗎?”

    許磬點點頭。

    楊曖拿了電腦,說“一起吧。”

    許磬也收好了書,她本來就是要去圖書館的,更何況現在的宿舍她一刻也不想多帶,背了書包后許磬和楊曖一起出了門。

    進了圖書館,楊曖挑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許磬坐在楊曖旁邊。

    楊曖打開電腦開始修昨天拍的照片,許磬也很快進入看書的狀態。

    過了不到十分鐘,趙奕走了進來,他在許磬身旁坐下。許磬的狀態變得有些緊張,楊曖一眼就看出來。

    趙奕拿出書,湊近了許磬一點,楊曖聽得見他的聲音“看到哪了?”

    許磬說“還是昨天看的那章。”

    趙奕說“你看得真細。”

    許磬說“有幾個知識點不懂,多看了一會。”

    趙奕點點頭。

    楊曖今天接了單子,下午還有一節課,她逃了。

    上課時,許磬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前排。

    趙奕見許磬身邊沒有人,上第二節小課時,走上去與她坐在一起。

    許磬緊張的狀態又上來的,當著全班人的面,趙奕就這么走上來和她坐在一起,許磬的狀態比在圖書館更緊張,從始至終沒有抬頭看他一眼。

    楊曖對著一個長相帥氣的男生拍著照片,這男生身材很好,奇形怪狀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依舊好看得很。衣服換了一套又一套,風格都差不多。

    店老板對模特很滿意,看了一眼楊曖拍的照片,贊不絕口“好的攝影師配上好的模特,我這衣服也算是體現它的價值了”

    拍完照,模特換了自己的衣服,簡單的體恤配牛仔褲,與剛才穿的衣服比起來,整個人顯得干干凈凈的。

    楊曖收了相機準備走人,模特走過來攔住了她的路“照片拍的不錯。”

    楊曖點點頭“謝謝。”

    模特說“留個微信唄。”

    搭訕?

    楊曖笑了一下“下次吧。”

    意思是有緣再見。

    模特也笑了一下“行。”

    對于楊曖來說,又是不想回宿舍的一天,本來就不想回去,何況現在整個宿舍還烏煙瘴氣的。

    給許磬的信息楊曖一天沒有斷過,只要不回宿舍,她每天按時一條。

    許磬今天回消息時與她聊了幾句。

    “你說王曉玲不會是因為我才和李矽筎打架的吧。”

    楊曖不否認王曉玲看李矽筎不爽與許磬有關,但她和李矽筎打架就是因為看李矽筎不爽,其實和許磬沒什么關系。

    楊曖回“別多想,與你無關。”

    許磬說“哎,我沒有想到她們會打起來。”

    楊曖說“我也沒想到,她們矛盾這么深了?”

    許磬說“每一次我給李矽筎打飯王曉玲那樣子你也看到了,恨不得回宿舍就扇李矽筎。”

    楊曖想了想,也是。不過這件事如果不解決以后還會深化,作為信息員的許磬理應將這件事上報給輔導員。

    楊曖說“實在不行就上報給老師吧,讓老師給她們調解一下,不行就讓她們換宿舍。”

    楊曖雖然這么說了,但她知道許磬不會這么做的。一方面李矽筎和王曉玲會被扣學分,另一方面,許磬誰都得罪不起。

    許磬說“明天再說吧,我先睡覺了。”

    楊曖回“晚安,別多想了,不關你的事。”

    楊曖知道,許磬大概會因為這件事睡不著。

    當天晚上許磬真的沒有睡著,昨天晚上她更是一直保持著清醒的狀態,她的腦海里想象著王曉玲和李矽筎扭打在一起的畫面,久久揮之不去。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 快赢481玩法 云南11选五5前三组走势图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 内蒙古十一选五五开奖走势 幸运农场计划专家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鸿蒙 吉林快3淘宝网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中广东快乐十分秘籍 江苏11选五奖结果 彩票开奖网 12097期排列5推荐 湖北十一选五怎么玩 14人百家乐桌子 佳永配资实力怎么样 万达平台登录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