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他是溫柔本身 > 019早晚都給你發消息
    易婧重新將注意力放回手機上。

    王婉若說“對了,今天晚上你們都不要走了,就在家里睡吧,難得回來一次。”

    莊瑞看了一下時間,晚上九點多,還早,不過王婉若這么說,他也不好拒絕。正好明天早上沒課,晚去學校一會也沒有關系。他說“好。”

    易婧見莊瑞留下了,于是她也答應“好。”

    王婉若說“李嬸,快去把樓上的房間打掃一下。”

    李嬸上去打掃房間了。

    王婉若滿眼歡喜,此時此刻的莊瑞,氣質與小時候完全不同,小時候的他多可愛,這要是以前,她早就一把摸上去,而現在她伸手竟不知道要往哪摸,兒子長大了。

    易婧則比莊瑞黏人得多,她靠著易忠賀的肩膀“老爸,下個月我生日,你一定要回來。”易忠賀工作忙,出差也多,從小就沒怎么陪著易婧,只能在物質上給她補償,好在易婧理解他,但她生日的那天和她母親祭日的那一天,易忠賀一定陪著她。

    王婉若很喜歡易婧,從見到的第一眼就喜歡,一直把她當親生女兒一樣對待,易婧也不排斥王婉若,在王婉若剛進門時也許做過一番心里斗爭,不過她沒有表現出來。

    回到許久未住的房間,莊瑞還有些不習慣,那一夜,他沒怎么睡著。在這里他也只住了三年,還沒有在英國那個房子里住的時間長,現在他只習慣住學校附近的公寓了。

    他腦海里想著剛來這里時的畫面,那時候,他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大的房子,一時間好奇,媽媽到底找了一個什么樣的人。見到易忠賀時,他時常將易忠賀與自己的父親對比,這個男人除了有錢到底哪里比得上自己的父親,他對易忠賀那些用金錢來討好人的行為特別厭惡,可終究他從小的教養讓他從來沒有做過出格的事,高中三年,就這么過去了,易忠賀提出讓他出國留學時,他還反對過,可想想,遠離他們說不定更好,于是他同意了,在國外六年,易忠賀給他的生活費遠比他需要的多,這么多年,就算已經他工作了,易忠賀也會定期往他的卡里打錢。

    易婧也沒怎么睡著,她回來得遠比莊瑞頻繁得多,不存在睡不習慣的問題,那天晚上,她的腦海里一直在想的是另外一件事。

    莊瑞下樓時,王婉若已經做好了早餐,她說“快來吃早點。”

    客廳里除了王婉若沒有其他人,莊瑞眉眼舒展了一點,王婉若看著他那模樣,與他父親年輕時有八九分像,王婉若的眼眶突然就濕潤了,她低下頭,將一杯牛奶遞到莊瑞手里。

    莊瑞接過牛奶時手指有意無意地碰了一下王婉若的手心,他問“怎么了?”

    王婉若搖搖頭,將早餐遞到他前面“快吃吧。”

    莊瑞低下頭吃早餐,他眉眼下垂安安靜靜的樣子卻很像王婉若,他父親身上更多的是凌厲,而王婉若身上更多的是溫婉,在性格上,莊瑞更像王婉若。

    易婧下來時,莊瑞已經走了,她看見坐在客廳里的王婉若,問“我哥呢?”

    王婉若見是易婧,瞬間展顏“他去學校了。”

    易婧如今也上大學了,她從小成績就不錯,在學校里是中規中矩學生,下午有課,她吃了早點就回學校了。

    莊瑞在辦公室備課時,坐在他旁邊的張嬬探過頭來“莊老師,你下午上哪個班?”

    莊瑞抬頭對著她溫潤一笑“德語班。”

    張嬬帶過德語班的課,對班上的情況有幾分了解,整體情況不錯,只是仍然有一兩個愛逃課不愛學習的學生,她說“這次期中考德語班不錯呢。”成績還沒有出來,張嬬統計成績,是接觸第一手資料的人。

    莊瑞說“是嗎?”

    張嬬點點頭“你教得不錯。”

    莊瑞一個月前才轉正,如今已經能獨當一面了,同時上兩個班的課。對于張嬬的夸獎,莊瑞笑笑,低下頭繼續看教案了。

    張嬬看見莊瑞低眉淺笑的模樣,呆了幾秒,很快她慌慌張張地低下頭。

    與莊瑞一起進校的張涵看見了張嬬的眼神,也看到了她慌慌張張低下頭的樣子,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司寇杏拍完戲回到酒店洗完澡后,拿起手機,打開與莊瑞的聊天對話框,距離上一條消息‘晚安’已經過去10個小時了,莊瑞竟一條消息都沒有給她發過來。她打了視頻過去,莊瑞接起視頻,他大概也是剛洗完澡,平時露著的額頭此刻被軟軟的劉海覆蓋著,劉海上還有小水珠偶爾往下滴著。

    視頻里,他的臉白白凈凈的,唇因為剛沾過水,又粉又嫩。司寇杏盯著看了一會,問他“為什么都不給我發消息?”

    莊瑞說“我怕你拍戲沒時間看。”

    司寇杏嘟著嘴“你發了我拍完戲也可以看嘛。”

    莊瑞抬眼看著視頻里的司寇杏,她卸了妝,眉比平時淡,臉依然白白嫩嫩的。他說“好啊,那以后我早晚都給你發消息。”

    司寇杏說“我不是在要求你啊。”

    莊瑞笑了一下“我知道。”

    司寇杏說“你上班忙不忙呀?”

    莊瑞又低下頭“沒有你忙,掛了電話后別熬夜了,早點休息。”

    司寇杏說“好,不過我得再看你一會。”

    莊瑞又抬起頭“看吧。”

    司寇杏說“我男朋友真好看。”

    莊瑞看著司寇杏的眼神溫柔至極。兩個人就這么看著對方,很久之后司寇杏打了個哈欠“困了,睡覺吧。”

    莊瑞說“嗯。”

    司寇杏說“那掛了啊。”

    莊瑞說“你先掛。”

    司寇杏伸出食指,在手機屏幕上點了一下。

    退出了聊天界面,莊瑞盯著手機屏幕看了兩分鐘,他們確實很久沒有見面了。

    灑雪花的機器緩慢地從司寇杏的頭頂開過。

    白雪飄落,美人落淚。鏡頭里她一襲紅衣,在白雪皚皚的空城里終成了遠遠觀望的一個紅點。一邊是塞外傳來他戰敗犧牲的消息,一邊是公侯爵俯逼婚的圣旨。那樣悲傷又無奈的感情她演繹得出神入化,如同人在畫中。

    這邊,導演滿意道“卡。不錯。”

    司寇杏眼淚仍然不停地往下落,回頭時,喬姐向她走了過來。

    喬姐拍拍她的肩膀“不錯。”見她情緒還在,沒有同她多講話。

    補了妝,準備拍下一場。補妝時她打開手機,果然看到了莊瑞的消息:起床了嗎?

    隔了兩個小時左右,又發了一條:吃飯了。

    司寇杏回了兩條:起了、還沒吃呢。

    這會莊瑞在上課,沒有看到她回的信息,等他看到回她時,她又在拍戲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 青海11选5电子走势图 群英会胆拖中奖规则 体彩安徽11选5开奖结果 中信证券的股票行情 星耀娱乐app每天送六元 股票融资费率 快乐12开奖走势图 股票分析师头像 七星彩预测最准十专家 中国期货配资证券网 重庆时时计划专业版 短线建仓股票推荐 排列三精准号码预测 云南十一选五五开奖走势图 排列五怎么赔 体彩十一选五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