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他是溫柔本身 > 024珍惜彼此?
    拿到相冊時,老太太一頁頁翻著,老大爺也在旁邊看著。

    楊曖看著時不時對視的兩個老人,安安靜靜地等他們一頁頁翻完相冊,齊柌也坐在她身旁。

    陽光灑進屋子里驅趕著涼意,屋子里坐著的四個人祥和又安靜,如果這時有一臺時光機記錄著這一幕,它應該是一幅歲月靜好的畫卷。

    老太太看完后合上相冊,她拉著楊曖的手“謝謝,小姑娘,這些照片拍得真好。”

    楊曖說“不客氣。”

    老太太看看楊曖又看看齊柌“你們年輕人啊,現在在一起就要學會珍惜對方,等老了才不會覺得后悔。”

    楊曖想到昨天晚上齊柌說的,是因為合適才跟她在一起,這樣的感情,與眼前的這對老夫妻是不一樣的,她不知道他們還能在一起多久,不過像老太太說的,她會珍惜,只要與齊柌在一起一天,她就會珍惜一天,至于齊柌珍不珍惜她,是他的事。

    齊柌對著老太太笑了笑“奶奶,你放心,我們會的。”

    老太太也笑了“真好,真好啊。”

    坐在老太太身旁的老大爺說“好什么,別耽擱孩子的時間了。”

    楊曖說“沒什么的,爺爺,我們不急。”

    齊柌點點頭“對,我們不急。”

    老太太還抓著楊曖的手不放“這小姑娘真好,會拍照,還長得這么漂亮。”

    楊曖笑了笑,齊柌看著她“對,長得真漂亮。”

    楊曖默默給了齊柌一個白眼,齊柌沒看到般,對著老太太笑笑。

    老太太說“我年輕的時候啊,也是有好多人追的,我就偏偏選了他,不過我這一輩子呀,沒有遺憾了,哪天要是真的就這么走了,那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老大爺說“你瞎說什么呢,什么死不死的。”

    老太太說“我們年紀大了,那是遲早的事。”

    齊柌說“奶奶,就您這身體,至少還能再活五十年。”

    老太太和老大爺同時笑了,老大爺說“小伙子說的不錯,別老一整天瞎想。”

    老太太說“小伙子,托你的福。”

    從老人家里離開時,已經到了早飯時間,上了車后,齊柌就直接帶楊曖去吃飯。

    吃完飯,回學校晃悠了一會,兩個人去了教室上課。

    齊柌挑了最后一排坐下,楊曖見許磬和王曉玲坐在前面,過去打了個招呼。

    王曉玲說“哇,你們現在都開始出雙入對了?”

    楊曖笑著拍了拍王曉玲“走了。”

    然后回到最后一排,在齊柌身邊坐下。

    齊柌玩著手機,抬頭看了楊曖一眼就低下了頭,兩個人都沒有帶課本,楊曖就那么干巴巴地聽著老師講課,齊柌偶爾在游戲死了的時候會往黑板上看一眼。

    下了課,王曉玲拉著許磬先去學校的超市買了點吃的東西才去了圖書館。

    圖書館里,許磬安靜地寫著題,王曉玲動靜很小地吃著東西。

    趙奕走進來時,王曉玲跟他打了個招呼。趙奕在王曉玲身邊坐下,因為長期一起在圖書館學習,趙奕和王曉玲許磬也算得上熟識了。

    王曉玲把零食遞到趙奕面前,趙奕笑著拒絕了。

    趙奕放下書包后問王曉玲“對了,最近你們宿舍的李矽筎怎么沒有來上課?”

    王曉玲停止了咀嚼的動作,瞬間臉黑了“不知道。”

    趙奕不知道王曉玲突如其來的生氣是從哪來的,他撓撓頭“你怎么了?”

    王曉玲說“沒什么。”

    趙奕嘆口氣,低下頭看書了。

    許磬從趙奕進來之后注意力就沒有那么集中了,王曉玲和趙奕的談話她落入耳朵里,心里莫名的失落。

    楊曖今天接了單子,齊柌陪她一起去了。

    拍攝過程中,女模特眼睛不時地往站在旁邊的齊柌臉上瞟,楊曖側過身擋住了女模特的視線。

    齊柌看著楊曖的背影,輕笑了一下。

    拍完照,楊曖走到齊柌旁邊“你看什么?”

    齊柌說“沒看什么。”

    楊曖說“很性感是不是,去要微信啊。”

    齊柌笑著“沒你性感,沒你好看。”

    楊曖說“你這么喜歡,要不她的照片你來修吧。”

    齊柌說“行。”

    楊曖挑眉,行?

    齊柌笑了笑,拿過楊曖脖子上掛的相機。

    楊曖走過去跟店老板打了個招呼“走了,照片最遲后天就能發過來。”

    店老板說“行,辛苦了。”

    楊曖轉身走了,齊柌見楊曖過來,拔腿走進楊曖“走吧。”

    回到酒店,齊柌果真將楊曖相機里的照片導到自己電腦里,修起圖來。

    楊曖趴在床上,看著齊柌坐在電腦前的樣子,直到視線迷迷糊糊,醒來時,齊柌坐在她面前看著她。

    楊曖說“修完了?”

    齊柌點點頭。

    楊曖抬表看了一下,晚上12點多。

    齊柌說“你在這睡,我去隔壁。”

    這原本是齊柌的房間,楊曖就是過來看看他,當真幫自己修圖?結果趴著就睡著了。

    楊曖說“也行。”

    坤齊柌摸了摸楊曖的頭,起身走了出去。

    齊柌走后,楊曖翻了個身就徹底進入夢鄉。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楊曖敲開了隔壁房間的門,齊柌頭發有些亂,他看著楊曖反應了一秒才問“你來干嘛?”

    楊曖說“我洗漱用品都在包里,包我放這里了。”

    齊柌給楊曖讓開了路,楊曖走進來,從桌子上拿了包就走了出去。

    楊曖走后,齊柌又回到床上睡了十分鐘。

    回到自己的房間,楊曖洗了漱,化了妝,開門時,齊柌筆直地站在房間門口。

    楊曖嚇了一跳,齊柌揉揉她的頭發“怎么了?”

    楊曖說“你是故意的吧。”

    齊柌笑了笑“走吧,去吃早點,吃完了回學校上課。”

    楊曖說“上課來不及了。”

    齊柌說“今天早上有兩節課呢,我們去上第二節。”

    楊曖說“好吧。”

    吃完早點,到學校時,第一節課還沒有結束。

    在教學樓附近晃蕩了一會之后,下課鈴聲響起,同學們轉移陣地去另外一間教室上課,這兩節課不在同一棟教學樓,等著許磬她們出來后,楊曖跟著她們一起走,齊柌也識相地回到舍友身邊跟他們一起。

    趙奕問“怎么不和女朋友一起了?”

    齊柌說“她不想和我一起。”

    胡坤說“不應該啊,你們現在難道不應該是卿卿我我難分難舍地階段嗎?”

    齊柌想象了一下他與楊曖卿卿我我的樣子,嘖,似乎還不錯。

    按照許磬的慣例,三個人是肯定坐在教室前排的,坐下后,楊曖回頭看了一下齊柌坐哪。一轉頭,齊柌就坐在她身后。

    楊曖默默地轉過頭,從早上到現在他已經嚇了她兩次了。

    王曉玲也回頭看了一眼,坐在她身后的是胡坤,而坐在許磬身后的是趙奕,不過許磬始終沒有回一下頭。

    下了課,趙奕拍了一下許磬的肩膀“去圖書館嗎?”

    許磬點了點頭,想到趙奕昨天向王曉玲打聽了李矽筎 她就將頭又低了一點。

    出了教室,齊柌回頭等了一下楊曖,楊曖對王曉玲和許磬說了聲“先走了。”就走向齊柌。

    趙奕追上來和許磬她們一起去了圖書館,王曉玲因為李矽筎排斥趙奕,故意與他分開,走在許磬的另一邊。

    許磬夾在兩個人中間,知道王曉玲不想理趙奕,但她不擅長調節氣氛,而且以王曉玲的個性,只要是涉及到李矽筎的事,誰來調節氣氛都沒有作用。于是許磬也干脆一句話不講了。

    到了圖書館,趙奕在許磬的對面坐下,以往遇到不會的題,許磬會問一下趙奕,但今天,她沒有和趙奕講一句話。

    平日里,李矽筎在宿舍至少要躺到下午才起床,但今天,她吃過早飯就去了酒吧。

    酒吧門口,兩個女生站在門口,對著從出租車上下來的李矽筎招招手“這邊。”

    李矽筎踩著高跟鞋走過去“你們早到了?”

    其中一個女孩說“沒,剛剛到。”

    李矽筎說“走吧,今天我請客。”

    “走著。”

    在酒吧鬧騰了一會,三個女孩去吃了飯,吃完飯,風風火火地回學校了。

    這會天已經黑了,李矽筎發了一條微信問許磬“你們回宿舍了嗎?”

    許磬回“沒有,在路上呢。”

    李矽筎沒有再回許磬信息了,她對另外兩個女生說“走吧,我們先上宿舍。”

    兩個女生點點頭。

    回到宿舍,三個人坐在里面,安安靜靜的,像是在等什么。

    宿舍門被推開的一瞬間,李矽筎站起身,推開門的,正是李矽筎要等的王曉玲,李矽筎走上前,一把抓住王曉玲的頭發“給我滾進來。”

    王曉玲在推開門看見李矽筎緊盯著她的那一刻就知道,李矽筎果然是要報復她的,說實話,王曉玲前幾天就一直等著這一天,但左等右等,李矽筎始終沒有一點動靜,她還以為李矽筎不會有什么動作了,就在王曉玲已經放松警惕之后,李矽筎的報復卻毫無征兆地來了。

    李矽筎帶來的兩個女生也站起身,一人一邊按住了掙扎的王曉玲。

    原本李矽筎因為人不如王曉玲高大,在揪住王曉玲頭發的時候反而被王曉玲提著,有點站不穩腳,在兩個女生按住王曉玲后,王曉玲終于低下頭,在了下風。

    站在門口的許磬看到這一幕,瞬間脊背發涼,手腳發抖。

    李矽筎揪著王曉玲的頭發拼命地扯,王曉玲疼得尖叫起來。

    其中一個女生往王曉玲的肚子上踢了一腳“敢欺負我們矽筎。”

    李矽筎揪著王曉玲的頭發,讓她強行抬起頭看著自己“你不是挺屌的嗎?”

    王曉玲抱著肚子,嗚咽著。

    許磬不知道做和反應,此時此刻,她不敢上去幫王曉玲,更不敢跑去告訴宿管,她怕,李矽筎的報復會輪到自己。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黄金配资 多乐彩历史开奖号码 江西十一选五任一计划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腾讯分分彩是正规的吗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乐彩 广西十一选五彩票平台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走势 江西十一选五的规律 内蒙11选5一定牛 快乐8怎么玩才赢钱 山东十一选五预测 股票推荐 博客 一分彩开奖网 江苏快三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