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他是溫柔本身 > 027特意等
    今天收工不算太晚,司寇杏回酒店后洗了澡上了床打開手機給莊瑞打視頻。

    響了一分鐘,莊瑞都沒有接視頻。司寇杏躺在床上咬著食指,去哪了?居然不接視頻。她又打了一個過去,還是沒有接。

    從浴室出來的莊瑞看見司寇杏的視頻后給她回了過來。

    司寇杏接起來,她臉色不是很好“干嘛不接電話?”

    莊瑞坐下來,視頻里,只看到他濕濕的頭發和在頭發上擦的白色毛巾,他的聲音傳過來“我洗澡呢。”

    司寇杏消了氣,不過語氣還是原來的“洗澡就可以不接我的電話嗎?”

    莊瑞的聲音有幾分沙啞又帶著溫柔“對不起。”

    司寇杏心軟軟的,她笑了一下“原諒你了。”

    莊瑞終于露出了半張白凈的臉“今天收工挺早的。”

    司寇杏看著他迷之角度照出來的半張臉還那么好看,忍不住笑了“你能不能好好拿手機。”

    莊瑞說“我擦頭發呢,手機在桌子上。”

    司寇杏說“對啊,今天收工早,所以就給你打個電話,想我沒?”

    莊瑞說“挺難得的,趁著這個機會,早點睡覺。”自動忽略了后半句。

    司寇杏又著重強調了一遍后半句“想我沒?”

    莊瑞停下了擦頭發的動作,拿了手機,司寇杏終于看見了他完整的臉。嫣薄的唇,高挺筆直的鼻梁,濃墨重彩的眉,清澈的目,她湊近了看,可以清晰地看見,他連睫毛都是濕的。他說“每一次都要明知故問。”

    她笑了,想他的心緒越來越壓著她,最后她眼眶浸了些許淚,聲音帶著哭腔“真想快點見到你。”

    他說“等你殺青那天,我去接你。”

    她說“真的嗎?那你有課怎么辦。”

    他說“請假。”

    她說“你上次就請假了。”

    他說“就請過一次。”

    她說“那再請的話你們領導好不好不給假啊?”

    他笑著搖搖頭“不會的,我平時沒怎么請過假,一兩次沒有什么的。”

    她說“好啊,那我殺青的頭天給你打電話,然后你來接我。”

    他說“好。”

    他說完話后,她看著他傻笑。他嘆口氣,傻丫頭。

    她說“莊瑞,我們不掛電話好不好,我要抱著手機睡。”

    他疑惑地看著她,抱著手機睡?

    她說“好不好。”

    他寵溺道“好。”

    莊瑞用吹風機吹干了頭發,司寇杏看著他吹頭發,在視頻那頭一言不發。

    上了床后,莊瑞將手機放在枕頭上,自己則側著臉睡,以便攝像頭照得到自己,司寇杏也躺了下去,她舉著手機,屏幕上是莊瑞放大了的半張側臉,莊瑞說“把手機放下吧,這樣舉著多累。”

    司寇杏說“我想看你嘛。”

    莊瑞說“像我一樣”

    司寇杏說“不要,這樣就看不到你了。”

    莊瑞說“快睡覺。”

    司寇杏放下了手機,也學莊瑞放在枕頭上,她閉上眼睛,他的呼吸聲若有若無地飄在她耳邊。大概十分鐘后,她睡著了,他拿起手機看了一會她的側臉,也閉上眼睛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醒來,司寇杏的第一反應是看了一眼手機,視頻還開著,視頻的畫面是莊瑞白色的睡衣,他大概將手機放在胸口,她看了一眼時間,6點59,離她的鬧鐘響還有一分鐘,司寇杏抬手揉了一下眼睛,該起床了。

    下一分鐘,兩個人的鬧鐘一起響了,莊瑞驚醒,抬手關了鬧鐘,司寇杏也又被嚇醒了半分。

    她關了鬧鐘,對著手機喊了一句“起床了。”

    莊瑞半瞇著眼睛,將手機抬起來,像是才想起來還開著視頻一般,笑了笑“好。”

    司寇杏說“手機沒電了,我充會電。”

    莊瑞說“好,我掛電話了。”

    司寇杏說“嗯,掛吧。”

    顯示視頻通話時長九小時十五分鐘。

    洗完漱,下樓去吃早點時,司寇杏遇到了傅軾的助理,他熱情地打招呼“杏姐,你下來吃早點嗎?”

    司寇杏說“嗯,你給傅老師買嗎?”劇組的人都叫傅軾傅老師,司寇杏也跟著這么叫。

    助理從老板手里接過打包好的早點“是啊,你慢慢吃,我先上去了。”

    司寇杏點了早點,坐在店里吃完時,傅軾和他的助理一起走到了酒店樓下。

    傅軾對著司寇杏招了招手“一起吧。”

    司寇杏不好意思地點點頭,昨天上下班都是趁傅軾的車,今天又搭了一次順風車。

    傅軾見司寇杏低著頭,也沒有刻意與她搭話,到了片場。司寇杏說了聲“謝謝啊。”

    傅軾說“那么客氣干嘛。”

    司寇杏下了車,進化妝間換衣服、化妝,婚后的服飾和妝容都偏素凈,頭發一絲不茍地盤了上去,插了一只翡翠簪子,服飾的顏色與簪子相仿,只是顏色要更淡一點。

    宮廷盛宴,來來往往的侍女擺上宴席,大大小小的演員跪坐在席子上,前面的一張方型小桌上擺的菜大多都是塑料的仿真品,只有鏡頭前特顯的菜是真品。

    司寇杏與男二并肩跪坐著,她神色黯然,眼神空洞。

    坐在他們隔壁的一對夫妻嚼著耳根,男子說“聽說那賀將軍昨日與長平公主一齊出現在了開封。”

    女子說“你從哪得來的消息,那賀將軍不是早就……”

    男子說“俯里的小廝親眼所見,傳說那賀將軍有三頭六臂,怎會輕易戰死沙場。”

    燕華豎耳傾聽。

    女子說“若是真的,那他今日為何不出現,今日可是長平公主的誕辰。”

    傅軾飾演的賀將軍與女一長平公主隨著太監尖細的聲音“長平公主到。”出現在殿內。

    眾人紛紛抬頭看向走進來的兩個人,一瞬間,討論聲四起。

    燕華楞住,看著賀將軍走進來時,眼眶瞬間紅了。

    場景轉換到一座樓臺亭閣中,司寇杏與傅軾面對面地站著。

    燕華道“我不曾想到,還可以再見到賀哥哥。”

    賀知維看著已是婦人扮相的燕華“聽聞燕妹妹早已婚配,賀某,恭賀燕妹妹。”

    燕華用寬大的袖子擋住半張臉,泣不成聲。

    賀知維眼眶紅了,想上前一步,卻硬生生逼自己止住了腳步。這些細節和情緒,傅軾都把握得很好。

    卸完妝,司寇杏用冰帶敷了一下哭腫的眼睛,與傅軾對戲的這場戲哭過之后,轎子里,房間里,都是哭戲,司寇杏覺得自己眼淚都要流干了。

    傅軾今天收工比司寇杏早,但他待在片場等司寇杏演完最后一場戲,從化妝間出來,司寇杏毫不意外地又看見了傅軾,他走過來“今天這幾場不錯。”

    司寇杏笑不出來,她心里堵堵的。傅軾看著她紅腫的眼睛“拿冰敷一下吧。”

    司寇杏說“剛剛敷過了,還是腫,回酒店再敷。”

    傅軾說“走吧。”

    司寇杏拉了一下傅軾的衣角“我自己打車回去吧,這幾天太麻煩你了。”

    傅軾轉過身看著司寇杏“不麻煩的,反正是順路。”

    第一次司寇杏理所當然地覺得是順路,但昨天晚上和今天晚上她都看得出來,傅軾是特意等她的。

    司寇杏說“我們經常一起走被狗仔拍到也不好。”

    傅軾說“放心吧,這一片不會有狗仔的,劇組拍戲,都清過了。”

    司寇杏不好再推脫什么“好吧。”

    這次傅軾沒有再與司寇杏一起坐后座,他知道,她大概不喜歡,這樣也好,避嫌。

    到了酒店門口,司寇杏下了車,依舊跟傅軾道了聲謝,然后走進酒店,傅軾在司寇杏下車了一會之后才從車上下來。這樣欲蓋彌彰的行為,若真讓狗仔拍到,那怕是要解釋不清楚了。

    回到酒店,傅軾同往日一樣,洗了澡,又看了一遍剩下的劇本,不知為何,看著看著,他走了神,想到司寇杏從他車上下來,慌慌張張逃走的樣子,他不禁勾了勾嘴角。

    這個女孩子,那么小心翼翼,像一只正在覓食卻又提防著捕食者的小鹿。

    回過神來,傅軾不禁皺了一下眉,怎么就想到司寇杏了?他繼續看劇本,努力讓自己集中注意力,足足兩個小時才看了十幾頁。

    第二天,司寇杏早早起來,吃完早點,打了車去劇組。傅軾也沒有特意等司寇杏,他一直告訴自己,她有男朋友了。

    大概是因為兩個人都抱著逃避的態度,在演對手戲時,之前所有的默契和對感情線的共通都像消失了一般。

    這邊,導演又一次喊卡,再來一條。

    一遍又一遍,除非找回之前的覺得,否則導演這邊是不會過的。

    “怎么回事?”導演走到兩個人面前“都不在狀態?”

    見兩個人都不說話,導演又折回去“再來一條。”

    傅軾努力讓自己進入狀態,他盯著司寇杏的眼睛,司寇杏不經意躲閃了一下。

    導演又喊了卡。他走到司寇杏面前“你怎么回事,躲什么?”

    司寇杏說“對不起,導演,再來一條吧,我調整好狀態。”

    導演回去了“再來一條。”

    司寇杏抬頭看著傅軾,按劇本里紅了眼眶,卻還是隱忍著“此次,莫非有賀將軍侯府只怕要落得滿門抄斬。”

    傅軾又目光不移地看著司寇杏,看了一會,卻又躲開了“燕妹妹不必謝我,此事賀某自當為侯府證明清白。”

    聽到他叫燕妹妹,司寇杏又一次忍不住動容。

    傅軾轉過身。司寇杏的眼淚流了出來。傅軾說“我只愿燕妹妹此生能平平安安地度過,哪怕要賀某一條命,賀某也在所不惜。”

    燕華聽著賀知維的話,很想上前將他抱進懷里,可是她早已是侯府夫人,此行此舉,萬萬不可。

    賀知維說完,大步流星地走了,他的背影帶著堅毅,他對燕華的情盡于此,在那個背影里,燕華看到了他的絕別。

    賀知維走后,只剩下燕華站在原地,眼里是不舍和惆悵,他走出去了,她卻越陷越深。

    “卡。”導演終于滿意了。

    司寇杏蹲在地上,用袖子擦著眼淚,在這部戲里,她哭得太多了,以至于她常常情緒郁悶,分不清戲里與現實。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 股票分析专业网站 600797股票行情新浪 天津福利彩票官网 北京快中彩 法院关于股票配资审判案例 棋牌彩票安卓下载 湖北11选5遗漏数据 广西快3号码推荐 和值 481泳坛夺金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11选5计划 广西快三视频直播 11选5投注平台辽宁玩法 如何买股票新手入门 北京股指期货配资 福建体育彩票36选7 炒股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