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我只有兩千五百歲 > 第一卷 長生歸來 第十九章 挑戰老夫,十萬十題
    一條微博發出去。

    其中還貼了很多張數據貼圖和排行榜貼圖。

    有圖有真相,實力質疑造假。

    無獨有偶。

    很多玩快抖的網友們看到排行榜,也心生懷疑是不是有外掛,開始上微博去搜索。

    沒想到還真找到了同樣和自己一樣懷疑的人。

    這條微博立刻給了他們發泄口。

    “我也覺得是假的!17場場場全對,神仙也做不到吧!”

    “看平均答題速度,我懷疑是電腦自動答題,這肯定是外掛,甚至是內部人員默許的外掛,我不信沒有他們的默許他們發現不了!”

    “吃瓜吃瓜。”

    隨著搜索到這條微博的人越來越多。

    轉發和評論迅速破千。

    此時,一個在微博上年輕大V張聰明看到這個微博后,也壓不住自己內心的懷疑了,直接轉發說道:

    “這個節目絕逼有外掛,如果沒有我吃翔!”

    他也參加了答題,他是知名高校畢業,他覺得憑借自己的知識儲備,完全可以全部答對,獲得最高額獎金,結果被現實打臉了。

    題目難的令人發指,他連前十名都沒進,而在這種情況下“老夫”竟然場場全對,怎么可能?

    絕對有外掛!

    這條微博經他一轉,直接就火了。

    越來越多人的留言和轉發, 也越來越多的人跑到快抖官方微博下面留言質疑和謾罵。

    更有甚者,直接在快抖上找到“老夫”的賬號,私信謾罵。

    “你個掛逼!”

    “掛逼!老子因為你少賺了很多錢,你賠錢!”

    “掛逼死全家!”

    ……

    這件事很快引起了關注網絡輿情的快抖公關部門的注意。

    立刻將情況告知《百萬答題挑戰》項目主管。

    項目主管立刻下令嚴查,這件事必須給網友一個真相,否則他即使位置保住了,以后也難再晉升更高位置。

    他年輕有為,可不想因為自己主管的項目有污點。

    一個工作人員拿著資料,急匆匆來到一臉冷峻等待著調查結果的主管面前,喘著氣說道:

    “不是作弊,也沒有任何外掛軟件的痕跡,也沒有任何內部人員存在參與其中!”

    項目主管迅速拿過資料,快速翻看了起來,看到調查結果,臉色才放松下來。

    “好了,大家辛苦了。”

    說完,拿著調查結果,立刻去上報了。

    經過研討,快抖官方微博發布了一片公告。

    “經查,《百萬答題挑戰》連續四天的挑戰過程中,沒有任何違規操作出現,參賽選手“老夫”并沒有使用任何作弊工具,也無任何快抖工作人員參與其中,包括臨時工,我方正在想方法聯系“老夫”本人,期待“老夫””能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復。”

    “艸!不甩鍋給臨時工,甩給老夫了?誰知道老夫真的存在還是假的存在,老夫你若真存在,我今天話放在這,老夫,我現在就向你挑戰,我親自出題,難度和你們出的題目一致,獎金十萬塊錢,答對十道題這十萬塊錢就是你的!如果一直不出面,那就只有一種可能,外掛作弊!內部勾結!”

    年輕大V張聰明直接評論道。

    十萬十題,霸氣!

    網友們紛紛叫好,直接在快抖官方微博上讓他們別當縮頭烏龜,迅速讓老夫現身。

    這里有十萬塊錢呢,快來證明你的本事!

    快抖官方一看公告沒有讓輿情熄火,反而火上澆油了,趕緊讓工作人員嘗試聯系“老夫”。

    結果發現自家APP已經被“老夫”給卸載了……

    “艸,白嫖啊,拿了錢就卸載!”

    項目主管知道后差點當眾爆出口,強忍著內心的怒火,讓工作人員繼續嘗試聯系。

    濟中醫,男生宿舍。

    蘇燁在網上查找著正規的捐款途徑。

    最終敲定了“社會扶貧”APP。

    是由國家扶貧辦主辦的唯一平臺,蘇燁相信國家。

    “因自己是爺爺奶奶帶長大,父親過世,母親改嫁,所以申請教育幫助。”

    “家有孤兒,需要教育捐助,家有孤兒,需要教育捐助。”

    “我叫李麗,因兒子趙國梁在外讀大二,需要教育資助500元,請大家給與幫助。”

    ……

    一條條需要資助的信息映入蘇燁眼簾。

    每一條都有貧困戶檔案,有審核村干部的姓名,有申請人地址,真實無比。

    “唉!”

    蘇燁輕嘆一聲,立刻開始捐款。

    2000元。

    3000元。

    500元。

    ……

    看的信息越多,蘇燁心情越沉重。

    一直資助到了四萬八千元九百元。

    “叮~”一聲隱約響起的天籟出現在的腦海中。

    蘇燁心中立刻生起一絲明悟:立德+1。

    “五萬?”

    蘇燁眼前一亮。

    加上之前給拾荒老人一家的1100元,捐出去正好是五萬元。

    “也就是花五萬元做好事,可以得到一個立德點。”

    蘇燁看向自己手上的余額。

    “還剩下五萬。”

    想了想,直接起身離開宿舍。

    來到大學城ATM機取出五萬塊錢,在超市里買了一大包零食和一些紙筆,蘇燁化身夜中魅影,直奔拾荒老人家。

    敲開門。

    “誰啊?”

    拾荒老人的聲音傳出來,門被打開了。

    “老人家,是我。”

    蘇燁站在門口說道,借著屋里昏黃的燈光,可以讓老人家看清楚自己。

    “是你啊,小伙子。”

    看到蘇燁,老人家頓時激動了起來。

    不等他說什么,手上已經多了一個紙袋。

    而蘇燁確定對方看清楚了自己,一個閃身,直接消失不見了。

    老人疑惑的看著眼前這一幕,有些懷疑自己剛才是不是看錯了,再看手上的紙皮袋,才確定剛才那個好心的小伙子真的來了。

    他打開袋子一看,頓時又紅了眼。

    立德+1。

    離開老屋的那一瞬間,蘇燁腦中又升起明悟。

    “九個了,還差一個立德就能到十,浩然功法就能突破進入格物境,修煉速度提升五倍!”

    蘇燁身心輕松的說道。

    五萬塊錢給了老人,應該能讓他們的日子過得好一些。

    又想到明天學習望診之后,自己距離可以獨立看病就能再進一步。

    蘇燁心中不免有些期待。

    ……

    第二天下午。

    第一大節上完課,蘇燁立刻趕去明德醫館。

    醫館里,依舊是李可明和李馨兒父女二人。

    看到蘇燁來得準時,李可明滿意的笑著點點頭。

    “還記得上周六學的嗎?”

    看完醫館里暫時僅有的一個病人,李可明才笑著問道。

    “記得。”

    蘇燁肯定的點點頭。

    話聲剛起,一個病人走了進來。

    “來吧。”

    李可明笑著示意道。

    蘇燁直接上前,開始給病者把脈。

    來的都是得了老年慢性病的老病號,知道李可明在教學,所以也都沒多問。

    “是沉脈。”

    蘇燁把完脈,說道。

    “不錯。”

    李可明滿意的點點頭說道。

    “恩?“

    蘇燁疑惑的看向他,你沒把脈你怎么知道是對的?

    李可明見狀,笑了笑說道:“望診可知。”

    蘇燁恍然,眼神中閃過一絲佩服。

    稍許,第二個病人來。

    “實脈。”

    蘇燁再次把脈。

    “對。”

    李可明滿意而又驚訝的點點頭,連對兩個了。

    然后是第三個。

    “洪脈。”

    看到蘇燁全部把對,在一旁抓藥的李馨兒忍不住驚訝了。

    還以為上次是吹牛呢,沒想到真都記住了啊!

    “不錯,不錯。”

    給第三個病人看完病,李可明看向蘇燁滿意的笑著說道:“不過,四診除了把脈之外,還包括望、聞、問。”

    “問診很簡單,你了解大部分的病癥,就能進行針對性的提問。”

    “聞則用的少,屬于錦上添花之事。”

    “從現在開始,我教你望診。”

    旁邊。

    李馨兒聞言,剛才還寫滿了驚疑的臉,忍不住又驚訝了起來。

    自己老爹是不是太心急了?

    這教學速度也太快了。

    哪里有剛學一天就直接進入望診的?

    李可明卻沒覺得很快,主要是剛才蘇燁全都把對脈象,把他驚住了。

    本來還想繼續脈象教導的他,立刻決定加快教學速度。

    因材施教,對于有天賦的人自然不能以教常人的方法教導。

    而且面對眼前這個古籍底子太厚,記憶里那么好,手感也那么好的家伙,要是還學得不快那就是他水平不行了。

    “望診就是醫者用視覺,對人體全身和局部的一切可見征現象以及排出物等,進行有目的地觀察,以了解健康或疾病狀態的方法。”

    “望診的主要包括觀察人的神、色、形、態、舌象、絡脈、皮膚、五官九竅等情況以及排泄物、分泌物、分泌物的形、色、質量等。”

    “現代將望診分為整體望診、局部望診、望舌、望排出物、望小兒指紋。”

    “舌診和面部色診雖屬頭面五官,但因舌象、面色反映內臟病變較為準確。實用價值較高。因而形成了面色診、舌診兩項中醫獨特的傳統診法。”

    李可明說道:“今天主要教你舌診,面診會順帶著教了。”

    說完,問道:“《望診遵經》看過沒?會背?”

    “看過,會背。”

    蘇燁點點頭。

    “《臨證驗舌法》呢?”

    “也會背。”

    “那就好,有底子就好辦。”

    李可明了然的笑了。

    這時,一個中年男人走醫館,氣色很差。

    “繼續。”

    看到有病人來,李可明示意蘇燁先把脈,他再把。

    蘇燁點頭,等病人坐下,伸手去把脈。

    “脈象沉細無力,弱脈。”

    蘇燁把完脈,松開手說道。

    “不錯。”

    李可明點點頭,然后親自上手給病人把脈四診。

    “你什么地方不舒服?”

    “頭暈頭疼,而且鼻塞還咳嗽,最近感覺四肢乏力酸痛,胃感覺很脹,有時候感覺喘不來氣。”

    中年人說道:“輸液輸了半個月,但是一直都沒好。”

    “咳嗽有痰?”

    “有,白色的。”

    “好,張嘴讓我看看舌頭。”

    李可明示意,病人張口。

    “氣短、鼻塞,看舌苔淡白。”

    李可明看了一眼病人舌苔,對蘇燁說道:“你看下,記住這種苔相就是舌苔淡白。”

    蘇燁立刻看去,記下了舌苔的樣子。

    腦海,記憶宮殿里。

    直接出現了一張舌苔淡白的圖片,保存下來。

    同時,一本古籍飄浮出來打開,其中的內容和蘇燁所看到的一切正好可以進行對比。

    “那么,你告訴我,舌苔淡白意味著什么?”

    李可明突然出聲,笑著看著蘇燁。

    “表證、寒證,一般為風寒。”

    蘇燁應聲答道。

    聞言,李可明滿意的點點頭,果然看書多沒白看,基礎知識還是知道的。

    然后快速辯證,開方,囑咐注意事項。

    又一個病人來。

    “這是舌淡,顏色比例紅少白多,甚或純白無紅色的舌質成為舌淡。”

    蘇燁記下。

    第三個,第四個……

    就這樣。

    每來一個病人,李可明都會讓蘇燁練習脈診,并教導辨別各種不同的舌苔。

    一直到兩個小時候后醫館下班。

    蘇燁已經認了七八種不同的舌苔,在李可明的教導下也大體的知道了舌苔怎么看。

    看完最后一個病人,李可明對蘇燁說道:“其他的舌相就要依靠平時的累積了。”

    正當三人收拾著,準備關門的時候。

    一個形象很干練年輕人瘸著腿走了進來,很有禮貌的問道:“你好大夫,請問下班了嗎?”

    “你骨折了?”

    李可明皺眉問道。

    對方點點頭,問道:“能治嗎?”

    李可明一看,當即趕忙說道:“我這治不了你必須趕緊去醫院,需不需要給你叫救護車?”

    年輕人搖搖頭,道了聲謝,一瘸一拐的就要離開。

    “等下。”

    蘇燁說道。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 天天时时彩计划手机版 今天的天津快乐十分 广东福彩快乐10分钟 深证红利股票指数 多乐彩近100期开奖 体彩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招商银行股票 幸运飞艇官网下载网址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河北11选五玩法 三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遗漏 吉林11选5玩法高手指点 深圳风采2011039期 广西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11选5任四最牛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