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辭別了兩個小家伙,心里說不出什么滋味兒。她也不知道嫁入太子府是對是錯,但是,她是真的,要與過去的生活,過去的一切說告別了。

    只是小師父呢?難道她的婚禮他也會缺席嗎?

    晚間吃飯時,雙生還是沒有看見小師父的影子,她裝作不怎么在意的模樣,問母親:“小師父呢?我好幾天沒見到他了。”其實僅僅是幾天嗎?并不是。自從上次小師父幫自己買完話本離開的那天,就再也沒見過他。仿佛人家蒸發了一樣,再也沒了音訊,這府里也沒人提起他去了何處。

    “錦瑟小師父去邊疆了啊,跟著你父親呢。”南宮月回答她。

    “邊疆?”雙生只當他還在軍營歷練,沒有回府罷了,豈料他竟去了邊疆。

    “對呀,你父親想好好培養他,讓他上戰場多練練。”南宮月只吃了一點便放下了筷子。

    “娘怎么了,就吃這么點兒?”雙生見她放下筷子,蹙了蹙眉頭,問道。

    “這幾天胃口不大好,不想吃了。”南宮月也覺得奇怪,但最近幾天都在忙,幫南宮武收拾行裝,南宮武走后,又忙著張羅雙生的婚禮,也沒來得及找個大夫看一下。

    “玉柳,等會兒叫許大夫過來給母親看看。”雙生也放下了筷子,吩咐一旁的婢女。

    “是。”玉柳回道。

    “你也不吃了?”見她也放下了筷子,南宮月問道。

    “剛剛吃了些糕點,現在還不餓。”雙生心里有些亂,也不知道是因為什么,沒由來的感到不安。可能是這么多年來習慣了小師父的陪伴,現在突然知道他去了邊疆,且不說不適應,他小師父那么瘦弱的體格,在邊關打仗?能保住命就差不多了吧!

    “好了好了,不想吃就罷了,早點休息啊,我回房去了。”南宮月著實不大舒服,胃里一陣陣翻涌,她有些想吐。

    “嗯,娘你好好休息。”雙生送她回了房,又等著許大夫過來,然后才放心的離開。

    次日雙生起床時,春生笑意盈盈的告訴她,南宮月有了。

    “有了?有什么了?”雙生剛睡醒,腦子還有些迷糊。

    “孩子啊!”春生笑著提醒她。

    “孩子?!”雙生一下子就醒了,她要要弟弟妹妹了?

    “真的?”雙生穿衣服的速度快了許多,頭發也不梳,起身穿了鞋子就往南宮月的臥室跑。

    “真的,許大夫診出來的,還能有假不成。”春生也高興,她們府里要多一個小生命了。

    “哎,小姐你慢點,別跑那么快。”春生跟在自己小姐身后,卻跟不上她的速度。

    “沒事兒,反正我爹又不在。”雙生不以為意,南宮武不在,也沒人管她,再說這情況特殊,她是真的想快點見到她的母親。

    “小姐等等奴婢。”春生眼見要追不上了,開口道。

    “哎,你不著急,我先過去。”雙生回頭看了看她,決定自己先走。

    “母親在里面嗎?”雙生詢問房門外的玉柳。

    “在的。”玉柳也是剛從房里出來,夫人懷孕反應有些激烈,她出來找些酸糕,給夫人順順胃口。

    聽了肯定回答,雙生輕輕推開門,“娘”她輕輕喚了聲,放輕了腳步。

    南宮月見她進來,笑了笑:“怎么,收到消息了?”

    “我要有弟弟妹妹了嗎?”雙生不回答她的問題,反而雙眼閃閃發光的問她。

    “還弟弟妹妹,弟弟妹妹只能選一個,我還能生個龍鳳胎不成?”南宮月又笑,看她幼稚的很。

    “都要都要。”雙生也笑了,憨憨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懷孕了。

    “你呀!”南宮月拉過她的手輕輕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我這是在跟他打招呼嗎?”雙生小心翼翼的,只輕輕把手放在上面,一動也不敢動。

    “這才一個月不到,他不知道的。”南宮月無奈道。

    “嘿嘿嘿,我比爹爹還要先知道,他以后肯定親我。”雙生知道他爹的占有欲,可惜哦,現在他還在邊關,還不知道能不能在寶寶出生前趕回來呢!

    聽了這話,南宮月想到在邊關的南宮武,眸光不由得黯淡下來。沒有一個母親不希望自己有寶寶的時候孩子他爹能在身邊的,可是她的丈夫或許都不能親眼見到寶寶出生。

    注意到南宮月的表情,雙生了然,據說孕期的女人容易多想,且情緒會不穩定,對寶寶不好的。她趕忙插科打諢,“爹爹太討厭了,我的婚禮他也趕不回來參加,等他回來了,我要打他一下,不,好多下。”雖是為了緩和氣氛,但是說完雙生自己心里也閃過一絲黯然。她的婚禮沒有爹爹是不完整的。

    “你看你,等你爹回來了,我告訴他你說的這些話,看他會不會揍你。”南宮月果然笑了,并且打趣了她一句。

    “嘿嘿,那娘你不要告訴他嘛。”雙生見狀,知道她開心了,搖了搖她的手臂。

    ……

    “沒想到太子殿下也逛著花樓啊!”陳建剛剛還以為自己看花了眼,細細打量了一番,才開了口。

    “哦?本宮不能逛嗎?”終黎傾似乎心情極好,將手里的扇子合上,反問了他一句。

    “能能能,當然能。太子殿下不常來吧,要不要在下給你推薦一些?”陳建見終黎傾搭理他,心下大喜。上次他幫柳青墨說話,惹得太子不高興,太子還沒來得及發落他,現在有機會討好,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了。

    “推薦?那你倒是說說,哪個姑娘最好?”終黎傾順著他的話問道。

    陳建高興極了,趕忙回答,“這要說最好的,自然是這紅樓里的頭牌雨月了,那身段,那臉蛋……”陳建光是想想就有些心猿意馬。

    終黎傾淡淡掃了他一眼,陳建突然一個激靈,立馬收斂了自己垂涎的表情,又開口道:“最重要的是,她是清倌,只賣藝不賣身!”要不然他早就睡到了。

    “不賣身?”終黎傾往中間的臺子上看去,“她嗎?”

    中間舞臺上的女子彈得一手好琴,剛好一曲終了,她站起身來,動作優雅的朝臺下鞠了個躬,臺下立馬掌聲雷動。

    “對對對,就是她。雖說不賣身,但那也僅僅是對于我們,太子殿下您這樣的,指不定雨月姑娘連銀子都不收就同意了。”陳建存了私心,要是這雨月姑娘連太子也不放在眼里給拒絕了,那他也不用擔心自己求愛面子過不去了。

    要是她同意了,這太子殿下也不過是一時興起,定然不會娶回府去,且不久就要大婚,大概很快就會忘了她,到時候,她已經失了身,定然不會再繼續只做清倌,那自己就有可乘之機了。

    終黎傾掃了他一眼,陳建正以為他要拒絕的時候,他開口叫了身邊的侍衛去找老鴇。

    陳建大喜,終黎傾揮了揮手,示意他離開。

    不出意料,那邊傳回來的消息是雨月姑娘同意了。終黎傾站起來,撣了撣衣袖,跟著老鴇往雨月姑娘的房間走去。

    那老鴇笑得眼睛都快睜不開了,這太子殿下光臨她們紅樓倌,伺候好了,以后定然會罩著她們紅樓的。

    “太子殿下放心,雨月姑娘是我們這兒最好的姑娘,包您滿意。”

    “嗯。”終黎傾淡淡的回應了一聲,臉上卻帶著些笑,仿佛是真的很滿意很向往。

    老鴇也不啰嗦,將他帶到房間就走出去叫雨月了。

    不一會兒,“殿下,您的雨月姑娘來了。”老鴇媚笑著將人帶了進來。

    “見過太子殿下。”女子的聲音溫溫柔柔,帶著幾分嬌羞。

    “過來。”終黎傾開口。

    雨月走了過去,坐在了他的腿上,靠進了他的懷里。

    老鴇見狀,趕忙出了門去,并且很貼心的關好了門。

    老鴇一關門,終黎傾臉上的笑意便消失了,雨月從他懷里離開,跪在了地上“冒犯殿下了。”

    “無妨。”他厭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目的達到了,接下來的事并不用他來處理。

    “殿下交代的事都安排好了,殿下放心。”雨月并不敢抬頭看終黎傾,只低著頭匯報自己的工作。

    “嗯。”終黎傾只嗯了一聲,打開窗,從窗口一躍而下。

    雨月聽見窗戶打開,以及他幾不可聞的落地聲,走到窗戶前,關上了窗戶,好看的眸子里盡是失落。

    她的太子殿下啊

    什么時候能看看她呢?

    ……

    第二天,也不知道哪兒傳出來的消息,說是太子殿下寵幸了青樓頭牌雨月,且要為她贖身,作為侍妾娶進太子府。

    春生從下人口中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手中的鐲子沒有拿穩,哐當一聲掉在地上摔碎了。

    “從哪兒聽來的?”她有些慌張的問春生。

    “青樓里頭穿出來的,剛剛已經派了小廝去查明了情況,是真的。”春生說話語氣輕柔,她知道小姐必然會傷心,但也沒有辦法隱瞞。

    “好,我知道了,你先出去一下。”雙生阻止了她想要收拾碎片的動作,讓她先出去。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