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反派他自取滅亡 > 邊關加急
    “南宮夫人莫怪,我還有些公務要處理,傍晚的時候我會派人來接小雙生的。”終黎傾歉意的對南宮月說,摸了摸雙生的發頂:“小雙生要乖,別惹夫人生氣。”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我什么時候惹母親生氣過嘛!”雙生不知道為何,特別不喜歡他摸她的腦袋,裝作無意的抬手給他揮開了。

    終黎傾的手微微一僵,又從容的收回手去,轉身走了。

    “太子殿下當真是對你好的,要好好做這個太i妃才是,做事莫要再隨心所欲了。”終黎傾出門后,南宮月又交代了雙生一遍。

    “是,女兒知道了。”雙生拖長了聲音,應到。

    “好了,你自己玩吧,我去休息了。”南宮月在孕里特別容易困,早上又起的早,現在已經快要睜不開眼睛了。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雙生送走了南宮月,長舒了一口氣,全身都放松了下來。

    沒有別家父母那種,女兒嫁出去了,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思念的緊。太子府離將軍府說近不近,說遠也不遠,再說也就剛幾天不見,雙方都還沒到思念的地步。反倒是雙生,這幾天在太子府住的,一舉一動都要顧忌著,小心翼翼,現在累得很。

    南宮月回了房休息,雙生則在院子里泡了茶,要了些糕點,還拿了幾本話本,躺回了自己院子里的那張躺椅上,曬太陽,該吃吃該喝喝,愜意的不得了。

    哦,對了,現在沒人看著她,她是不是可以出去見見小秋他們,這么多天沒見,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么樣了。

    正想著要出去,春生及時觀察到了自己小姐的神情異動:“小姐,你想去哪兒?”

    雙生回頭,傻傻的笑了笑:“沒有沒有,不出去。”

    春生撇她,也沒說她要出去啊,這是小姐自己招了?

    “小姐不是我說您,您現在身份不同了,且不說做小姐的時候什么說法,現在情況不一樣了,您得要注意著些。”春生意味深長的勸誡自家小姐。

    “知道啦知道啦,我不出去的。”自家小婢女哦!太嘮叨了!

    行吧,出不去就出不去,小秋他們也安分,自己會好好練的,自己就放心吧!

    要是小師父在就好了,小師父一定會好好教導兩個小家伙的。哎!小師父現在也不知道怎么樣了,父親也不知道,邊關加急,這前后也快一個月了,也不見有什么好消息傳回來,真是多事之秋啊!

    雙生在躺椅上晃著晃著,曬著日光竟然睡著了。再醒來的時候,已經約莫到了正午,陽光有些刺眼,雙生睜了睜眼,還有些困頓,又準備繼續睡。

    春生輕輕推了推她:“小姐,起來了,夫人待會兒過來吃飯。”

    “哦。”雙生懶懶的應了一聲,翻了個身,又躺了一會兒。

    有下人搬了張大桌子出來,放在了院子里,接著有人端著菜進進出出她的小院子。

    香味撲鼻,雙生坐起來,伸了個懶腰,慢慢走去了桌子前,南宮月還沒來,她也不好先動筷子,就趴著看了會兒。

    菜是真的香,且不僅是香,色香味俱全。比起太子府的午膳也絲毫不差。因為孕婦多有忌口,所以雙生的對面還放著另外一小份,那是廚師特意為南宮月準備的,每樣食物用量都不多,每樣都是問過許大夫的。確定了沒有食物有藥性沖突才敢端上來給南宮月食用。

    將軍府里的每個人都很期待夫人肚子里的小主子。都繃緊著一根神經,也沒對外說,在小主子還沒出生之前,一點差錯都不能出!

    雙生沒等多長時間,南宮月就來了。

    “讓雙兒久等了,剛剛去換了件寬松些的衣服。”南宮月進來,一眼望見雙生趴在桌子上。

    “沒有,就等了一會兒,剛睡醒。”雙生笑了,坐在凳子上,晃了晃自己的腳,心情好的很。

    南宮月見她這么歡脫,問她:“怎么,回家了就這么歡快啊。”

    “那可不嘛!太子府我哪兒敢這樣。”雙生也沒規矩的坐好,繼續晃悠著自己的腳。

    “也是。”南宮月有些心疼自家姑娘,說到底啊!還是嫁得太高了。要是嫁給給身份稍低些的,她家雙兒也就不用處處小心了。

    二人講著些平常瑣事,悠悠閑閑的,陽光正好,下人們都站在一旁,或端著東西,或站得筆直。看著自家兩個主子,心里也是滿意的。日子要是一直這樣,該有多好啊!要是老爺和錦瑟小師父也在就好了。

    南宮月吃了兩口,見大家都還站著等候命令,回頭吩咐道:“你們也下去吃飯吧!廚房今天辛苦些,再做些好吃的,慰勞一下大家。”

    下人們欣喜,都應了聲是退下了。

    玉柳與春生依舊是守著的,待會兒廚房會記得給她們留一份的。

    “父親近期有給您傳消息回來嗎?”雙生問南宮月。

    “這兩日沒有,大概太忙了,前幾日你大婚那天,錦瑟小師父倒是給我帶了信回來。”說南宮月不擔心,那時假的,可擔心又有什么辦法呢?她現在當務之急是保護好肚子里的小家伙,至于邊關,南宮月相信自己的丈夫,可以解決的!一定可以的。

    “小師父回來帶信了?”雙生驚訝。

    “對呀,該是給你也帶了一份才是,你沒收到嗎?”南宮月也有些驚訝。

    “額,大概是那天睡早了,給忘了,后面也沒看見,大概是弄丟了。”雙生回顧了一下自己大婚那晚,喝酒喝的不省人事,那婚服脫下來就沒碰過,大概洗衣服的下人也沒發現,現在該是找不到了。

    “哦,也沒什么,就是說邊關一切都好,就是有些棘手,需要些時間處理。”南宮月解釋了下。

    雙生聞言,稍稍放下心來,這么多天沒收到消息,她還以為出事兒了呢!

    傍晚的時候,終黎傾派的人來了將軍府接雙生回去。但是終黎傾自己沒來,傳話的小廝說邊關事務緊急,殿下還在處理,故而無暇來接太子妃。

    好在南宮月沒有送出門來,不然聽了這話怕是又要擔心了。

    雙生帶著婢女上了車,馬車出了巷子,向太子府駛去。

    天色漸晚,雙生不知道為什么,直覺今天這馬車太慢了,好長時間過去也沒到太子府。可自己確是越來越困。

    “小姐,我好困啊,怎么這還沒到太子府啊!”春生打了個哈欠,竟就那么靠著馬車壁睡了過去。

    雙生直覺不好,但也醒不過來,渾身乏軟無力,這,怕是入了誰的圈套了。

    駕車的人聽見車里沒了動靜,反倒是加快了速度。七拐八拐的拐進去了條陰暗的巷子。

    “人我們給您帶來了。”為首的對一黑衣人開口。

    那是個女子,隱在黑暗里,看不清臉,聲音有些陰冷:“你們的賞金先付一半,把她運去靠邊關的青樓,到了之后給你們的獎金再翻一倍!”

    那幾人面面相覷,都看了看對方,然后為首的那個下了決定:“好!”

    待他們架著馬車離開,那女子收拾了一下周圍的痕跡,隨后一躍離開了這個陰暗的角落。

    雙生只覺得這一覺睡的格外的長,腰背睡得有些疼。耳邊有聲音傳來。

    “這,你們從哪兒弄來的?”是個女子的聲音,有些風騷的語調讓人不覺打了個寒顫。

    “別管我們從哪兒弄來的,你接了就是,是個大戶人家的小姐,得罪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讓我們送來的。”有男子不耐煩的回答她,丟了錠不知是金子還是銀子,落在了地上,咚的一聲。

    見了錢,那女子也不在多問,拿了錢把人送了出去。

    雙生掙扎著想要睜開眼睛,卻怎么也做不到。昏昏沉沉的又睡了過去。

    李元紅送走了幾個男子,進了屋子。上上下下打量了雙生和春生一番。

    “倒是極上乘的容貌。”她的手在雙生的臉色輕輕摸了摸。

    轉頭看了看一旁的春生:“這個也還可以。”

    倒是可惜了,得罪了那位太子殿下,被賣到這邊關來,這里的男人,可不懂什么憐香惜玉。

    “來人啊,把她們帶去澡堂子洗個澡,再給換上些薄紗什么的。”

    “是。”

    李元紅想了想:“哎!等等,把那個丫鬟模樣的先帶回來,把那位小姐好好打扮一番就可以了。”正好今天晚上可以推出去,作為個濠頭,可以吸引一大批人來。

    打理青樓多年,她自然是知道什么樣的情況可以更吸引男人的目光。這神秘的把她輕紗遮面送上臺,待到合適的時候讓他們見上一見,豈不美哉?

    下人們手腳利落的把二人抬了下去,進行了一系列的準備工作。

    李元紅則去了青樓門口,吩咐人把消息放出去:今天有些新鮮的小姐,長得傾國傾城,身段也是一等一的好。

    不出所料,果然吸引了一大堆人來,早早的就等在了臺前。

    雙生醒來的時候,正有人在給她套上衣服。

    那衣服輕柔的簡直像沒有一樣!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