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云抱著雙生出了門,雙生要求夏云抱著她走一段路之后再放下了,別剛出了門,被人發現情況不對又逮了回去。

    一段距離之后,雙生也懶得用自己那三腳貓的輕功了,拍了拍夏云:“就這么抱著我飛吧!這樣比較快!”

    夏云一臉黑線,抱著你飛?雖然您不重是了,但是,那也是個活生生的人啊!也將近一百斤呢!再說,什么叫飛?再好的輕功你飛一個我看看?

    他悶悶的開口:“飛不了。”

    雙生怒目瞪他:“怎么?嫌我重了?”

    夏云哼哼唧唧的開口:“屬下哪兒敢啊!是屬下學藝不精,輕功不夠好。”

    “是了,也的確,不是誰都能跟小師父一樣厲害的。”雙生深有體會的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聽雙生提起錦瑟,夏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要怎么跟自家小姐解釋軍營那邊的情況。這要是說了,那……小姐肯定得著急死啊!這要是不說,等會兒小姐到了軍營,知道了情況,那,這問題就更大了!

    想到這兒,夏云突然發現,自己不能把小姐帶去軍營,且不說這將軍的傷勢不能讓他,便是軍營也不是個女子該進的啊!況且這刺傷將軍的賊人還沒抓到,若是那賊人又傷了小姐該怎么辦!

    夏云當機立斷,雙生只看他的眼神突然堅定了起來,然后脖子一痛,就沒了知覺。

    “!?”雙生昏過去之前唯一的念頭就是:果然,這家伙不是好人!完了,又誤入賊船了!

    夏云在心里跟自家小姐道了個歉,然后放出了個信號,就在原地等著,不一會兒,有兩個小廝打扮的人過來了。

    “夏云?你招我們來干嘛?”夏羽有些疑惑。

    “幫我把小姐送回京城去!”夏云不與他們多說,只把懷里的人交代給了他們。

    夏滬下意識的接過人,一看,驚了,這的確是他們家小姐啊!“小姐怎么會在這兒?”

    “沒時間多說了,你們趕緊的去雇個馬車,把小姐送回京城去。”夏云可來不及跟他們解釋其中詳盡,他得趕著回去復命,告訴公子小姐的事兒!這將軍的遇刺,與這小姐被賣來邊關的青樓,他總覺得二者有些什么聯系。

    “好了好了,知道了,你自己小心。”知道他忙,夏羽按住了還想再問的夏滬,示意夏云趕緊走吧。

    夏云沖他們點點頭,轉身飛快的略過樹梢房檐,不一會兒就沒了蹤跡。

    夏羽見還愣著的夏滬,拍了下他的腦袋,將雙生從他懷里接了過來:“還看!看什么看!趕緊去雇馬車啊!”

    夏滬揉了揉被敲疼的腦袋,嘟著嘴,不大情愿:“好了好了,知道了,真是,干嘛要打我!”

    夏羽瞪他:“還敢頂嘴!”

    夏滬忙道:“不敢不敢。”說完,飛也似的逃去雇馬車了。

    雙生再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晃晃悠悠的馬車里。想到上次的事兒,她一動沒敢動,仔仔細細聽了下外面的動靜。

    好像沒什么人,她聽見的只有兩個,而且,那兩個人好像沒有一點要看守她的意思甚至自顧自地在鬧磕。

    雙生心里一喜,看來這次綁架自己的人,比上次要沒腦子的多。

    這終黎傾也不知道找找自己?這么多天了也不見個人影,就這短短的期間,反而倒被綁架了兩次!兩次啊!她長這么大就沒這么憋屈過。

    雙生給終黎傾頭上又記了一筆。然后沒敢輕舉妄動,就等著他們什么時候能停下來。

    可她等了好長時間,等的自己肚子都餓了,也沒見他們有停的跡象。雙生無奈,爬了起來,撩開了馬車的簾子:“大哥!我內急。”裝得很緊急的樣子。

    夏滬和夏羽被后面突然傳出來的聲音嚇了一跳,齊刷刷的轉過頭,叫了聲:“小姐。”

    雙生一聽,又叫她小姐,臉都黑了,上次叫她小姐的那家伙,把她帶出來青樓,打暈了賣給了這兩個人,這兩個人又叫她小姐,這又是要轉手賣給誰!?

    夏羽把馬車慢慢減了速度,停在了路邊。雙生下了車,警惕的說:“我這是內急,你們不方便跟,大男子漢要點臉吧!”

    夏羽和夏滬懵,他們什么時候說要跟了,而且,這小姐怎么看起來這么不待見他們?哦!對了,他們沒自我介紹呢!也不怪小姐防著他們。

    “小姐,我們不是您說的那樣的人,我們是將軍的影衛!不是壞人的!”夏羽一拍腦袋,趕緊自我介紹了一番。

    誰料這下雙生看著他們的眼光更不友好了:“別,我不吃你們這套!少套近乎。”上次那個也說是她爹爹的影衛,她信了,下場呢?還不知道哪里來的家伙,隨便冒充呢!

    回了兩人一句后,雙生沒等他們再說什么,走到了遠處一處草叢里,蹲了下去。

    夏滬和,夏羽雖然不明白為啥小姐對他們態度還是那么差,但是都很自覺的轉過了身去。

    然后他們就等了好久,久到腿都站累了。

    夏滬沒轉頭,就那么詢問了一下:“小姐!你好了沒有?”

    沒人回答他,夏羽感覺事情不大對勁,迅速回頭,往那邊草叢略過去。哪里還有人,小姐,肯定早就跑了!

    夏滬見夏羽往那邊跑,連忙叫道:“夏羽,你干嘛去,小姐在那邊!你不能去,哎!你怎么不知羞呢!”

    夏羽黑著臉回來了,打了他的腦袋一下:“還小姐!你就沒點腦子嗎?小姐早跑了!”

    夏滬揉了揉自己的頭,張大了嘴:“什,什么!跑了!”

    “閉嘴,走,趕緊回去,告訴夏云,讓他派些人去找!”夏羽拖著還愣著的夏滬上了馬車,趕緊又按原路返回。

    兩人走了一段距離之后,卻沒見到不遠處的樹上跳下來一個人。雙生聽他們臨走那一句:‘趕緊去找夏云,讓他多派些人。’

    雙生想:好啊!果然是一伙的,還想繼續去抓她!做夢!她現在就去找爹爹,告訴他這些人冒充他的影衛到處做壞事!

    可是這距離遙遠,她總不能走回去吧!雙生摸了摸自己懷里僅剩的幾兩銀子,有些慶幸,還好他們沒把這些銀子也拿走,不然她還真得餓死在這路上。

    雙生就近找了個小縣城,去買了些吃的,準備再去雇一匹馬。可沒想到這出縣城的人比進去的還要多上幾倍。這是怎么了,怎么都趕著離開這座城呢?莫不是鬧了瘟疫?不行,她得問一下,可不能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于是雙生隨手攔下了個過路的婦人:“大姐,這縣城里是出了什么事兒?”

    大姐有些不明所以,還有些不耐煩:“這城里能出啥事兒!”

    沒出事兒?那他們跑什么?“這你們為什么都往外跑啊?”

    那婦人看著她,像是在看一個傻子:“你什么地方來的?我勸你這邊的地帶還是不要去了,南宮將軍重傷,換了個小將軍,這城守的住守不住還另說呢!”

    雙生聽了她的話卻笑了,太荒誕了,還能有人刺殺得了爹爹?“你們別亂傳謠,弄的人心惶惶的。”

    那婦人仿佛看傻子一樣看著她:“你有病吧,誰閑的沒事造這個謠?”然后一把推開她,離開了。

    雙生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該做如何反應。在她的印象里,一直堅不可摧的父親,竟然被人刺殺,重傷不治,臥病在床?這么荒誕居然也有人信?居然還這么多人信?

    雙生跌跌撞撞地往城中跑去,也顧不上晚飯什么了,徑直找了一家馬肆。

    “我要租一匹馬。”雙生直接抓住了一邊正在喂馬的人。

    那小廝被嚇了一跳,甩開她的手說:“我們家的馬不租只賣。”他看雙生,也不像是買不起馬的樣子,于是就給她介紹一下大概的價格。

    雙生心里很亂,也聽不清他說的什么些價格價位的,直接把身上所有的錢都掏了出來放在他的手上:“這些夠嗎?可以嗎?都給你,給我牽一匹馬來!”

    那小廝見雙生把這么多銀子直接就塞在了自己手上,連忙說:“用不了這么多的。”

    雙生心里亂的很,聽到這么說,回答道:“那你就幫我挑一匹最好的馬,再給我一些干糧和水。”

    小廝見她不像是在乎這點錢的樣子,滿口答應去準備了。

    雙生本來是站著等,后來卻怎么也站不住了。她蹲下身來,用衣袖擦了擦自己留出來的眼淚,就蹲著等那小廝牽馬過來。

    那小廝把馬牽了過來,見雙生蹲在地上,以為她是不舒服,試探的問道:“您還好嗎?要我幫您叫大夫嗎?”

    雙生聽見聲音,知道是他牽馬回來了,聽他詢問自己,搖了搖頭說:“不用。”隨后站起身來,翻身上馬疾馳而去。

    小廝看著雙生離開的方向大驚,還沒有來得及阻止,她的身影便消失不見了。

    “哎!現在去什么邊關哦,正是亂的時候!”小廝嘆了口氣,又繼續開始喂馬。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