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和玉竹面面相覷,玉竹撇嘴,一副可憐樣子,他還以為姐姐已經知道他的名字了,結果剛剛聊了那么久還這么開心卻連他的名字都還不知道,玉竹覺得委屈,姐姐要是不來哄他他就哭給娘看!

    雙生撓了撓頭,她也沒想到會變成這個樣子,看到自家便宜弟弟的時候,她只顧著找娘了,忙著從玉竹嘴里聽到多一點她不在的時候發生的事情,結果連弟弟的名字都還沒了解到,這事也確實是她不對。

    不過沒有南宮月在場,兩個從來都沒見過面的孩子又怎么可能把氣氛活躍起來呢?雙生僵在椅子上被玉竹盯著,小玉竹鼓著腮幫子,眼淚在眼眶里打轉轉,硬是不落下來,而雙生也沒敢說話,兩個人硬是這樣子僵持到南宮月回來。

    “噗哈哈哈,你們兩個呀,怎么那么好玩喲,雙兒來喝點粥,先暖暖胃,我們家小竹子過來,娘給你拿了你愛吃的桂花糕。”南宮月雖然說話還是以前那副樣子,行為舉止卻和以前稍許有了些不一樣。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生玉竹的時候經歷的那些打擊,導致她比起以前來在家里也不怎么輕易放肆了,南宮武看著自己夫人這個樣子,只覺得自己太沒用了,情緒一上來,南宮武這個漢子也會流淚。

    玉竹眨巴著眼睛,看著爹爹這幅蠢樣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然后指著爹爹的方向朝南宮月喊:“娘!娘!你看!爹爹掉金豆豆了!”

    南宮武這一副煽情模樣被玉竹一打斷,立馬想把他塞回他娘肚子里去,不對,不行,當初就是因為這個小子害自己夫人天天睡不多吃不少的,偶爾還踢他娘,不行不行,這小兔崽子不能留!

    南宮武這樣子想著,周身鬼氣突然大增,和別的死靈都不一樣,南宮武陰森森地盯著玉竹,他有點失控,他想要把這個礙眼的一直圍著自己夫人的家伙給撕碎!

    就在他即將動手的時候,雙生察覺到了不對勁,擋在南宮武面前阻擋了他看向玉竹的視線。“爹?怎么了?”雙生抓住南宮武的手,她能察覺到南宮武的不對勁,但是她不知道玉竹哪里惹到他了,而南宮武周身的鬼氣她也忽視不掉,這些是以前她操控著的那些死靈都沒有的,如果南宮武爆發,那么她也沒有應對方法。

    “爹爹?”玉竹怯懦的躲在雙生背后探出頭來,他和雙生一樣感覺到了爹爹身邊不尋常的氣息,只不過他能看見那些鬼氣正在往他這邊涌過來,卻不知道為什么停留在雙生面前不敢前進。

    南宮武清醒過來,扶了一下腦袋,他也感覺到了自己剛剛有點不對勁,好像突然之間不好的想法爆增,看人也有一種嗜殺氣,他意識到自己可能會失控,于是囑咐雙生看好一點他,要是他失控……務必擊殺!

    南宮武說完這段話后也有點遺憾,他本來還覺得自己能夠一直陪在家人身邊,結果沒想到去打仗被暗算,現在成了鬼也得不到幾年安生……

    “爹,不會的,我會護著你的。”雙生像好兄弟一樣拍了拍南宮武的肩膀,她心里明白其實南宮武的時間不多了。

    她夢里的前世無聊的時候看過終黎傾宮殿書房里面的書,里面有記載過南宮武這種狀況,雖然前幾年脾性會很安穩,卻會在某一天突然脾性有點不對勁,而往后如果沒有控制的話就會變成六親不認的惡鬼……

    可最后她并沒有看完,解決方案貌似就在后面那頁,卻被終黎傾的呼喊聲打斷了,她那時慌慌張張的出去了,沒有看完,現在想起來……倒是蠻可惜的……

    南宮月看著雙生在和虛空中的“人”對話,她看不見,但是她能感受到南宮武的氣息,如果說南宮武剛剛有放出威脅的氣息的話,她完全沒有感受到說明南宮武心里還是接納著她的存在,不會輕易對她下手,于是她站了出來。

    “不然雙兒你試試能不能把你爹掛在我身上吧,或者禁錮也行?”南宮月撫摸著雙生握著不知道什么的手臂,她雖然不知道南宮武如果發狂的話她會變成什么下場,不過肯定很危險就是了……但是她不想夫妻一場大難臨頭各自飛,就算是會死,她也愿意死在南宮武手下。

    “可……好吧……”雙生不顧南宮武眼神表達的意思,徑直讓南宮武飄到南宮月身邊,然后下了個禁錮,南宮武自此便不能離開南宮月身邊十步,若傷害了南宮月,她受的傷南宮武便會被同樣攻擊;若發狂害死了南宮月,那么南宮武也會因為羈絆緣故同樣死去……

    幾個人打亂這些傷感的氣氛,開始商量該怎么處置假扮雙生的琉璃,畢竟如果她還有能力通知她背后的人的話估計會對雙生不利。

    南宮月和南宮武都覺得琉璃背后的人是終黎傾,但是雙生并不那么覺得,終黎傾雖然現在性格偏執了點,在她心里卻不像是那么壞的人,她覺得背后的人一定是錦瑟,不然琉璃怎么可能這么熟悉府里的人物?

    可雙生并不知道怎么開口向父母親解釋她懷疑錦瑟的理由,錦瑟雖壞,但畢竟是和南宮武夫婦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人,之前在她父母面前沒有露出過一絲破綻,如果她開口,南宮武和南宮月真的會相信她么?

    南宮月見自家女兒糾結的臉色,以為是不想殺人,便上前安慰她,“雙兒你要是不想見血的話我們就把她關起來好了,,府里有一處地牢,里面沒有任何能傳東西出來的洞口,絕對可以放心。”

    “關起來!關起來!”玉竹輕輕拍著自家姐姐的手手,“把假姐姐關起來!”嘴里并沒有如其他這個年齡的小孩子一樣大吵大鬧,反而看事情好像比她們都通透一點。

    雙生看了眼南宮武,南宮武點點頭,表示可以把琉璃壓往地牢,那個地牢陰森森的,甚至到處都是蜘蛛網,南宮武記得他上次去的時候打掃過了,沒想到如今又這樣了。

    南宮月把地牢深處的牢房打掃了一下,然后雙生把琉璃推了進去,冷聲道:“你就在這里好好待著吧。”然后便與南宮月離開了地牢,她們沒看到的是琉璃坐在地牢里面對著她們的方向發出了怨恨的目光。

    雙生還是沒想好怎么和南宮武南宮月提她心里對錦瑟的看法,但是卻被南宮月看出來了。

    “雙兒啊,你有什么話就說出來吧,不管你做什么決定,娘都會支持你的。”南宮月摸了摸雙生的頭發,“我們家小雙兒已經長大了,可以自己做決定啦……”

    “娘……”雙生神情復雜地看著面前的家人,把自己對錦瑟的看法說了出來,然后垂著頭正想挨一頓罵的時候,南宮月卻只是皺了皺眉,然后嘆了口氣。

    “雙兒,這個你自己做決定就好了,只要你不后悔……我們都支持你。”“娘……你們信我嗎?”“當然啊,你可是我的女兒呀。”

    雙生覺得自己都快飄起來了,自家娘親竟然真的相信她。她現在要做的事情也就只剩下一件了……

    “娘,玉竹,爹爹……我要進宮,我想去找找終黎傾和他談談,希望你們不要阻攔……”“去吧去吧,我們等你回來。”“你們小心點錦瑟……我去去就回。”

    雙生挑了匹馬便走上了官道往皇宮趕去,而南宮月在府門口憂心忡忡,她雖然不知道為什么雙兒對錦瑟有那么大敵意,可為什么對終黎傾又改變了態度?錦瑟這孩子是他們一眼看到大的,雙兒難道還不相信他么?罷了罷了,不想理了……只不過雙兒小心點就是了……不然……她怕是也會隨著去嘍……

    雙生想著終黎傾,這個守護了她兩世的人……她之前是多么討厭他,現在想想,其實終黎傾做的事情都沒什么要緊的,只不過是害到了自己而已。

    在經過了三次裁縫鋪的小巷子,她才突然發覺好像自己走入了死循環一般一直在官道上,按理說現在她應該已經到了皇宮門口,現在卻還在這里打轉。

    雙生不是傻子,這東西也不是鬼打墻,而是有人遠程給她設了一個法陣,這是急需身體基礎的,而且還是必須得接觸過……那……便只有娘親,爹爹,玉竹和……琉璃!就是她!

    沒想到琉璃除了假扮她之外居然還想把她害死,還真是煞費苦心呢。被關在地牢的琉璃陰森森地笑了出來,猙獰的臉配上赤目,簡直就像一個瘋子,她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躺到床上,施這個法陣快要了她半條命,可她不能死!不能!

    不對……“沒關系,死了……死了我也有你給我陪葬!我不虧!你別想從這個陣里面逃出來!”琉璃的拳頭握緊又松開,又握緊,手心都掐出了血她都沒有任何感覺。

    她現在只有一個想法,便是弄死雙生!她不會讓雙生好好活著出去的!就算自己沒了,也要拉著雙生陪葬!自己死了錦瑟不會心疼,那帶著雙生……錦瑟怎么著也會記住自己了吧?琉璃睜大了眼睛,雙目紅的充血,她已經瘋了,徹徹底底的瘋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