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黎傾逼出雙生身體里的子蠱,然后一手捏爆了,紫紅色的血漿崩滿了他一雙手,他嫌棄地用帕子擦擦手。子蠱沒有了,母蠱也就不起作用了,除非母蠱繼續被喂養著生下另一個子蠱,不過那需要花很多時間和精力,正常人誰會去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

    這樣子想著,終黎傾打開房門,正打算和錦瑟訴訴苦,撒撒嬌,但是……

    門外除了徐侍衛和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就只剩下了在風中瑟瑟飄落的葉子。終黎傾找不到錦瑟,他當即趁下了臉,強忍著心里的怒火,壓著嗓子問徐侍衛,“我讓你看著國師大人不讓他進來,你就這么乖的放他出去了?他去哪了?”

    徐侍衛回答迅速,“國師大人往將軍府去了,似乎是有什么事需要……”徐侍衛還沒說完錦瑟去將軍府是有事情,終黎傾便滿身怒氣的去馬棚挑了一匹順眼的,騎上馬便徑直去了將軍府。

    錦瑟正和付大哥打的難舍難分,錦瑟不愿傷了將軍府里的任何一人,于是只用了幾分氣力罷了,若是用上他的一成,只怕也是會傷到付大哥。

    突然府門被終黎傾闖開,他臉色陰沉地看著正在和錦瑟纏斗的付大哥,環視了一圈,發現臉色擔憂的南宮月,他雖然不是將軍府里的人,可看裝束明眼人都知道付大哥只是個仆罷了。

    錦瑟見終黎傾來了將軍府,便停止了與付大哥的纏斗,他走到終黎傾身邊,卻發現終黎傾雙目通紅,近乎怒視一般地看著他。

    錦瑟尚未問起雙生的情況,就被終黎傾打斷了,“為什么……”終黎傾垂下眸,凌亂的碎發遮擋住了他嗜血的目光,他近乎呆滯一般地重復著這一句話。

    “什么?雙生怎么樣了?你怎么出來了?”錦瑟不明所以,終黎傾的情緒他察覺到了,可雙生的情況才是他擔心的,如果不是因為終黎傾幫雙生治療,他壓根不想和終黎傾說話。

    “為什么要背叛我呢……我已經很乖地聽你的話了……為什么還是要離開我呢?就不能再等我一下嗎?”終黎傾恍惚地看向錦瑟,俊郎的面孔布滿了迷茫。然后他表情逐漸變得兇狠,他瞪大雙眸,眼神里滿是瘋狂的神色,他的表情兇狠地猙獰了起來,被壓抑已久的心魔終于在這一次爆發。

    自他第一次遇見錦瑟便在心底種下了想要霸占為己有的種子,從小生活在魔界的他看慣了生離死別,看慣了各種黑暗,他從未見過那么一個人,漂亮干凈的好似一個神仙,不容褻瀆。

    事實上,他的確遇見了一個神仙,一個能讓他開心的神仙。那個神仙讓看慣了黑暗而變得喜怒無常的他度過了最舒適的一段時間,后來好像是他犯了錯,那位神仙離他而去,讓他再也找不到了……

    再一次聽到那位神邸的消息的時候,他整個人頹廢地不像話,可為了那個人,他重新整理自己,等那個人再次下凡渡劫。

    偶然間,他遇到了一個氣質很像那位神仙的人,那個小姑娘是那么的純潔無瑕,像極了那位神仙,他經常透過那個人想起那位神仙,他后來知道那個人居然是那位神仙身邊的一團靈氣,知道那位神仙正在找這個小神醫,也知道了那位神仙的名字。

    神仙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喚做錦瑟。錦衣瑟瑟,真符合那位神仙的形象啊。他設了個局,讓錦瑟知道了雙生正在他的宮殿里面,身處險境一般,那么錦瑟必定會來,他就等著錦瑟到來,哪怕一眼,一眼也應該可以解一下他相思之苦了吧……

    錦瑟第二次下凡是為了找雙生回去的,但是下凡的時候丟失了記憶,碰巧被雙生的父親帶回了將軍府,終黎傾這一次見到錦瑟的時候便決定要把他留在自己身邊,可錦瑟眼里只有雙生,于是他便要求他的父皇,那個昏庸的皇上把雙生許嫁給他。

    他本以為以錦瑟的性子會陪著雙生來到太子府的,卻沒想到錦瑟為了放棄雙生居然跑去了邊關,那他娶雙生到底有什么用?根本見不到錦瑟,那這個女人也就可以拋棄了!

    他傳達了這個命令之后身邊最得力的女暗衛便私自做了這件事,居然還讓那個女人逃到了邊關見到了錦瑟!他罰了琉璃,還威脅錦瑟回來當國師,不然他就把雙生殺了!

    果然他心心念念的人兒終于回到了他身邊,即使錦瑟心里還是掛念著雙生,可終黎傾已經舒服不少了,他可盼望著這一天很久了,錦瑟能在他身邊,便是滿足啊……

    現在……這樣子卑微的愿望也被錦瑟親手打破!不過是再等他一會兒罷了,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拋棄他來將軍府,果然還是因為這一幫礙事的人又有麻煩了吧?那么……那么殺……殺……殺掉就好了……這樣子……錦瑟便可以永遠和他在一起了!

    終黎傾面色猙獰地沖向南宮月,錦瑟想要上前阻攔,卻被終黎傾推了出去,他現在的傷勢還未好,根本壓不住心魔爆發的終黎傾,而南宮月只是一個婦人家,幾乎抵擋不了終黎傾的進攻,南宮武現在也只是一個靈體而已,終黎傾就算看得到他,他也阻擋不了終黎傾兇狠的進攻。

    小玉竹聽著外面的打斗聲,縱使南宮月要求他無論聽到什么都不許出來,可玉竹還是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男孩子本性貪玩,好斗,有人打架玉竹當然也感興趣,于是他便趁侍女姐姐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從門口跑了出來。

    結果……便親眼目睹了自己娘親被終黎傾掐著脖子,呼吸很困難的樣子,娘親的腳也緩緩離開了地面,錦瑟哥哥上去阻止著那個壞人,可都未能撼動那個壞人一丟丟……

    終于,終黎傾放開了手,南宮月從半空直接摔下去,錦瑟上前一探,果然,已經沒有呼吸了……南宮月就這么被終黎傾徒手掐死了。

    小玉竹被這個場景嚇到了,呆愣在原地了好一會兒,他的腦海被娘親掉下去的身影占滿,壞人掐著娘親的脖子,娘親好難受,好難受……

    雖然從小便接受會生離死別的教訓,可當他真正站著這里,看著自己親人死去的時候,小玉竹心里也還是承受不來的,他已經失去了爹爹,本來只有娘親可以依靠了,后來爹爹化作了幽靈回來了,姐姐也回來解決了假姐姐,他們這樣子其樂融融在一起生活就很好了……可為什么……為什么一定要有人出來破壞這樣子的和諧呢?

    玉竹嗚咽出聲,淚水沾濕了他肉乎乎的臉蛋,可憐兮兮的樣子非但沒有引起終黎傾的醒悟和同情,反倒是這樣子的哭聲更讓終黎傾的心魔瘋狂了起來。

    他猙獰著笑著,一步一步走向玉竹,這幅樣子在玉竹眼里就像比鬼怪還恐怖,他眼睜睜地看著這個惡魔一點點向他逼近,可小孩子的膽子總歸小,早就嚇破了,玉竹心里也想走,可他的身體根本動彈不了,不聽使喚一樣只會發抖。

    錦瑟一把拉過呆滯著的玉竹,將軍府現在雙生唯一的親人便只有她弟弟玉竹了,就算他現在傷沒好抵擋不住終黎傾的攻擊,可就算是他死了也一定要護好小玉竹。

    終黎傾看見擋在那個混小子前面的玉竹,歪了歪腦袋,似純真的孩童一般問著錦瑟,“為什么要擋著我啊?我只是想找他玩一下嘛……”如果忽略掉他眼里的嗜血和嘴角莫名上揚到恐怖的唇角的話,可能錦瑟就真的相信了他的說辭,“玩死他而已……呀哈哈哈哈……”

    終黎傾大聲尖笑,眼神始終盯著躲在錦瑟背后的小玉竹,就算他躲得再小,終黎傾也想把他從錦瑟背后拽出來,先掐著那個孩子脆弱的脖頸,然后挖出他的心臟,看看小孩子的心到底是不是如傳聞一樣純凈的如血,應該會很好吃吧?對吧?對吧!

    “終黎傾你清醒一點!他還只是個孩子!你已經殺了南宮夫人了你還想怎么樣?”錦瑟怒吼道,他篤定終黎傾不會對他下手,他是一定要護著玉竹的,就算玉竹一定會被害,那么也得先從他尸體上過去!

    “我……錦瑟你聽我說……他……他是會拖累你的,我只是……只是想幫你清除這些障礙而已,他們老煩著你……你都沒有時間陪我……”終黎傾委屈得像變了一個人,他覺得難受,一想到錦瑟還要去照顧別人他就難受,他想要錦瑟一直陪著他,他只想錦瑟一直陪著他!

    “娘……嗚嗚嗚……”玉竹的哭喊聲再次回蕩在終黎傾耳邊,他有些恍惚,睜開眼的時候發現錦瑟正滿臉憤怒地看著他,旁邊倒著的南宮月的尸體也提醒著他剛剛發生了什么。

    “錦瑟,跟我回去……回去吧……”終黎傾有些脫力的喚著這句話,就算他剛剛真的暴走了,可那個表現也只是現在這個模樣的放大版而已,他還是很冷血,根本不關心別人的死活,在他眼里,只有錦瑟的生命是最純潔的存在,他只想一直擁有這個最純潔的存在,哪怕那是個神仙,終黎傾也沒覺得完全沒可能,他想和誰在一起就和誰在一起,如果不愿,那么打暈就好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