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御姐成了婦科醫生 > 第六章吃了閉門羹
    蔣新梅有一肚子的委屈,都不知道何處去釋放。

    只能拿著幼小的姚鈺琪當煞氣桶。

    同等都是兒媳婦,可蔣欣梅卻過著歧視的日子。

    鈺瑩著母親受著委屈,更把所有的怨恨都沖向了姚鈺琪。

    清晨起來,蔣欣梅做好了飯,自己累的很疲倦,把姚玉琪叫了過來。

    “去給你的父親送飯去。”

    姚鈺琪也不敢反駁著,起了飯盒就往醫院走。

    覺得自己看不到希望,越走越黑暗,這個家讓他生存看不到一點點的希望。

    獨自一個人住在懸崖的邊緣上,一不小心滑落了下去。

    走在山邊黑衣人看見了姚鈺琪跳了下去,用仙氣托起了她的軀體,掉下懸崖,她跌倒頭部撞在了石頭上。

    姚鈺琪昏迷中被送到了醫院里,一直都在昏迷著,奶奶看著的姚與琪傷心的哭著,我可憐的孫女兒竟然過的這么狼狽。

    在迷走神經一個勾魂兒的身影在望著她拼命的在救著姚鈺琪蘇醒。

    神秘的黑衣人對姚鈺琪說:“這是你前世所受的罪,只要你努力拼搏,善待所有人,你以后就會得到更好的光芒照著你自己。

    你不應該命絕,你還有事情沒有做完,神秘的黑衣人說完話就消失

    醫院里的醫生都震驚了,這個小女孩兒真是福大命大,掉進懸崖竟然就擦傷了點皮,竟然蘇醒了過來,奶奶露出了笑容,“我的孫女兒終于醒過來了,菩薩保佑著,大難不死必有后福。”

    小小的姚鈺琪感慨著自己的人生,看不清的神秘黑衣人跟自己說的話記得那樣的模糊,究竟是誰救了誰一命?連她自己蘇醒過來的時候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自己躺在病床上發呆了許久喊了一聲奶奶。

    奶奶:“哎,奶奶就在你身邊,聽說你掉下了懸崖,可把奶奶給嚇死了。”

    姚玉琪懂事的很,不想讓年邁的奶奶擔心著,不敢把自己輕生的想法的事情告訴她,就像神秘黑衣人對他說的那樣,這是自己前世的罪一定要承擔著。

    熬過去痛苦自己就是幸福的。

    蔣欣梅知道姚鈺琪掉進懸崖住了醫院。

    氣急敗壞的跑到了醫院來,不管三七二十一,惡狠狠把姚鈺琪數落了一遍。

    “你這個死丫頭!就是個敗家子掃把星,家里本來就過的很拮據,你父親住院醫藥費都沒有著落,你又在那耍什么威風?跳懸崖促進醫院,這醫藥費誰來出?”

    “你拿死來逼我呢?你要真死了還好些了呢,我少了一個累贅。”

    奶奶站了起來,“你這個妖婦,你在那詛咒誰呢?詛咒你的女兒還是詛咒我這個老太婆子?給誰話吧聽呢,十年看婆十年看媳你長能耐了。”

    “怎么看我這個老太婆不中用了”指桑罵槐的,訓斥自己的女兒殺雞給猴看,我老了再愚鈍什么話啊我都能聽得明白的,我還沒有淪落到那種老糊涂的地步。

    這時醫生來了,看了一眼蔣欣梅,“哦,是你呀,這不是腦外科11房的姚建國愛人嗎?該續交住院費了。怎么到這個科室有什么事情嗎?”

    蔣欣梅不耐煩了,“不是剛交完錢怎么還要交呢?你們拿病人當開銀行的呢?不停的要錢。”

    醫生生氣了,“我說你這個人有毛病吧,吃炮藥出來門兒的嗎?說話口氣怎那么沖?我作為醫生是救死扶傷的,你欠費了,我就通知你一聲,你火氣怎那么大?”

    爭執的功夫姚思敏也來看自己的侄女姚鈺琪。

    冷言冷語的說著蔣欣梅,“看來你把我昨天說的話當放屁了,覺得姚建國家沒有人了你為所欲為。我弟弟的醫藥費你自己想辦法吧。”

    蔣欣梅冷笑了一下,“你們財大氣粗的,怎么會知道我們沒有錢人的滋味兒,飽漢不知餓漢饑,讓我自己想辦法,我上哪去想辦法去?難不成我還要去搶銀行?姚建國是你的弟弟,你不管誰管。”

    姚思敏笑了一下:呵呵,我那百輩子該你的,你和我弟弟都結婚了,還是一家人出現了意外,我幫你是情義不幫你是本分。

    你不要在那得寸進尺。

    “我弟弟的醫藥費你自己想辦法去,你不是挺有能耐嗎?在那罵這個罵那個,罵我的母親那么難聽,你要錢要的到是理所應當的,告訴你一毛錢也沒有。”

    奶奶發話了:“思敏你少說兩句兒。”

    這些事小小的姚鈺琪都看在了眼里,我去了自己傷心的淚水,怎么跟姑姑求情呢?跟奶奶說呢?

    奶奶發現姚鈺琪哭了我的好寶貝兒怎么哭了?

    姚鈺琪:“奶奶一定要救救我的爸爸,他可是你的兒子,你不能見死不救的,我不能沒有爸爸。”

    奶奶聽姚鈺琪說了這些話自己在那深思了許久。

    語氣深長地對姚鈺琪安慰了幾句,“孩子你還小,奶奶不是不想幫你爸爸,手心手背都是我的肉,我怎么能不去幫他呢?可是到如今我不能再幫了。”

    蔣欣梅覺得在婆家過的很凄涼,跑到了自己的娘家,跟自己的父親訴苦著,原本以為自己訴苦能取父親的同情,從中可以資助他一下。

    可萬萬讓蔣欣梅沒想到的,父親把他狠狠地罵了一頓。

    蔣欣梅的父親蔣明昌訴苦著:“自從你嫁給姚家,我和你媽媽沒過過一天好日子,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

    你竟然跑回娘家要錢,那姚老太太看著他兒子生病就不給他錢治病,還讓你跑娘家給她兒子籌錢看病嗎?

    “這些年我和你媽媽一點積蓄都沒有,你弟弟馬上就要結婚了,我和你母親還要籌備著為她準備婚禮,沒有閑錢去給你的男人掏出來治病的。”

    蔣欣梅苦苦的哀求著自己的父親,想換回最后的同情。“弟弟結婚用錢重要,還是你的女婿生病用錢重要?我真的需要這筆錢以后我會還給你。”

    可仍然被自己的父親拒絕了,我沒有閑錢給你們治病。你走吧!蔣欣梅聽到父親說這話傷心欲絕一分錢都沒有籌到的她,還吃了一個閉門羹。

    蔣欣梅無奈有出了自己娘家實在接受不了父親的惡言惡語,更別提在父親那要來錢幫丈夫看病付醫藥費了。這個難道是因果嗎?我罵了自己的親生女兒,反過來父親罵我,讓我去嘗試這種因果的滋味兒嗎?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欧冠联赛 排列三预测软件安卓版 双色球精准计划 广西快三在线人工计划 北京配资公司 pc蛋蛋幸运28软件专家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安 三明配资 山西快乐十分遗漏 如何把赌博输的钱追回 策略炒股 天津时时彩官网开奖 现在我推广了一赌博app 炒股赚钱吗1004炒股赚钱吗 河南体彩11选5号码统计 辽宁快乐12走势图前三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一定牛